政策法规理论研究合同参考名词解释问题咨询

文件题目

徐绍史:保护小产权的地方政府将付出沉痛代价

实施日期】2008/01/08【颁发文号】【失效日期

徐绍史:保护小产权的地方政府将付出沉痛代价

2008年1月8日  来源:CCTV 

上周,国家六部委召开了全国县市、乡镇、村级干部国土资源法律知识电视电话会议,在会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截止到2006年,全国的耕地面积为18亿2700万亩,人均只有1.39亩,其中北京、天津、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六省市人均拥有的耕地比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0.8亩的警戒线还要低。

而就在耕地面积不断减少的同时,2007年,房地产市场上有个热门,小产权,这两者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先来听一下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的说法。


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这十几亿人口基本做到粮食自给,耕地绝对不能少于18亿亩,所以违规违法用地确实危害了粮食安全。”


18亿亩耕地的底限不能突破,但是徐绍史部长表示目前耕地保护的现状却不容乐观,2007年9月中旬到年底,国土资源部专门部署了全国土地执法的百日行动,结果发现,违法违规侵占土地的数量惊人。


徐绍史:“清理出来的违法违规的案件宗数是32000件,涉及到的土地是数百万亩。”


会议中,记者了解到,几百万亩被侵占的土地中,大量农业用地被用来开发成了小产权房。


徐绍史:“利用农用地或集体建设用地搞非农建设,搞住宅,搞标准厂房,搞配套设施出租,甚至出售,这种情况非常突出。”


徐绍史部长透露:18亿亩耕地保障了中国85%的食品需求,但是截止到2006年,耕地面积距离18亿亩的警戒线却只差2700万亩,也就是说,在2006年的基础上,耕地面积如果再损失1.5%,18亿亩耕地的底限就将失守。


徐绍史:“国务院明确要求我们一定要坚守18亿亩耕地这条红线,那么到去年(2006年)为止,就(多出)2700万亩,今年的变更调查数据正在汇总,我还不清楚到今年(2007年)10月份,到底还剩多少地。”


徐绍史部长表示,一旦18亿亩耕地的底限被突破,国内粮食不能自给自足,那么只能被动接受国际较高的粮价,如此一来,不仅国内的物价水平还将上涨,同时,中国也将在粮食问题上面临着受制于人的风险。


徐绍史:“我们不能吃了祖宗的饭断了子孙的路,把地都给占了,都给用了。”


大量占用农村耕地、宅基地建起来的小产权房凭着低廉的价格,虽然吸引不少城镇居民前来购买,但它也对中国的粮食安全造成威胁,面对大量的小产权房,徐绍史部长也坦言,一些地方政府应该有足够的重视。


徐绍史:“大量的违规违法用地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理,也就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姑息迁就,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谁都敢干,法不责众,影响了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造成了法律的虚置。”


小产权火爆,就因为它比城里的商品房便宜很多,但在便宜的背后,小产权麻烦也不少,它盖在耕地或者宅基地上、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没有合法手续,换句话说,它不受法律保护。


前不久,国务院叫停了小产权房,明令禁止城镇居民购买小产权住房,这个规定刚刚宣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对一起小产权官司做出了终审判决。


5年前,北京宋庄一个名叫马海涛的农民,自愿把自家宅基地的使用权和8间房以4.5万元的价格卖给一个名叫李玉兰的画家,5年后,当宋庄发展成了知名的艺术家聚居区之后,当地的房价也是一个劲的往上涨,于是农民马海涛开始反悔,向法院起诉要求要回房屋,结果法院判令双方的买卖协议无效,马海涛向画家支付93808元房屋补偿,画家90天以内腾退房屋。


李玉兰认为这套房子以前是属于农民的私有财产,农民有权出售自己的房屋,因此合同应该是有效的,于是李玉兰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没想到再次败诉,那法院为什么认为农民把自己的私有财产卖给李玉兰违法?


法院认为,农民的私房盖在属于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上,对宅基地,农民只拥有使用权,所以,他们只能把自己的私房卖给本集体的农民,而不能把私房卖给这个集体以外的任何人,哪怕对方是另外一个集体的农民也不行。


李玉兰官司的这个判决一出来,相信不只这些画家们心里悬了起来,不少小产权房的业主,心里也会直打鼓,禁止买小产权房,现在已经不是光说说而已,一旦到了法庭上,小产权就像纸糊的房子一样经不起推敲,国务院的禁令、法院的判决,都告诉我们,小产权的风险正在不断加大,这个时候,那些小产权房还卖的出去吗?


我们的记者在北京郊区做了调查,发现,在北京怀柔区北宅村一个名叫溪湖北宅的楼盘正在销售,中介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房子都是在宅基地上建起的小产权房,一期70多套,如今已经卖出近40套,不仅如此,为了说服买房人,中介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房屋都有正规的规划。


虽然记者反复追问,但中介人员始终不肯透露规划是哪一级政府审批的。在记者准备离开时,在经过得村口意外地发现北宅村的规划图上还标着一片四合院,那么,这片四合院是准备用于村民居住还是用于出售?


记者了解到,这一片四合院分为1000平米和850平米两种户型,气派非常的四合院的价格分别为230万和200万,那么,这些占地惊人的四合院是不是小产权房屋?中介人员告诉记者,买房人得到的只是70年的土地使用权和地面建筑,中介人员还是告诉记者,像这样占地1000平米、850平米的四合院已经被城里人买走了好几套,同时他们还一再强调这些小产权的四合院能够转成大产权。


在北宅村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大量的宅基地被用来建成小产权的房屋出售,那么这会给当地农民带来什么影响?在北宅村,小产权房大量侵占农民的宅基地,虽然中介人员不知道那些要分家的农民,以及他们的下一代,会不会因为没有宅基地而去占用耕地,但中介人员知道的是,在怀柔,小产权房十分普遍。


在北京不止怀柔小产权房屋迅速膨胀,在通州和房山,小产权房的建设和销售更是成了公开的秘密。


小产权房在北京迅速蔓延,那么全国范围内它究竟占了多少比例?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小产权的房屋由于没有完善的销售手续,因此数量很难统计,但一些机构、专家的抽样调查却显示,小产权房屋的数量惊人,北京有人估计大概占了20%左右,深圳这样的城市占的比重就更高,有的可能高达40%、近50%。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数量惊人的小产权房就醒目地树立在各个村庄的田间地头,从打地基、直到最后销售,一般都要经历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里,如果地方政府及时制止的话,它们根本就不可能建起来。


“可是不少地方的政府不但不这么做,还扮演了违法违规的主体角色,所以政府的形象广受质疑。”


其实,早在199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规定,农村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建设部也曾多次发出风险提示,提醒城市居民不要购买在农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否则将无法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权益难以得到保护,可实际情况却是,小产权房热销多年,大量城市居民选择了小产权房,明明都知道小产权不合法,风险巨大,那又是谁在背后推动着这块市场不断膨胀?


一方面,大产权房高不可攀的价格,让不少城市居民开始选择小产权房,形成了庞大的买方市场;另一方面,一些村镇在大产权房价格飙升的背景下,也开始迅速把土地变现,这也让小产权房有了立足之地。


据济南市槐荫区段店镇彭庄村鑫鹏小区销售负责人介绍,一个楼做好,给村里一百万,剩下的是利润。巨大的利润之下,村委会不惜出让土地,而采访中,记者还发现,越是靠近城市边缘的农村,出让土地的现象越严重。


因为村里要发展,所以就违规建小产权房,一些专家告诉记者,在这些理由之外,靠近城市的村庄纷纷开发小产权,还隐藏着另一个秘密,那就是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一定会占用农田,如果村里不开发小产权房,土地一旦被地方政府征用,那么土地的大部分利润将被地方政府拿走。


城市的高房价造就了小产权房的巨大市场需求,而村级组织也有着强烈的卖地冲动,在此情况下,一些不正规的开发商开始迅速介入,并在一栋栋小产权房的交易中赚到了自己的利润。


小产权的尴尬地位,实际上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一些乡镇政府、一些开发商,迎合了城镇居民的需求,把小产权做成了一个大市场,不少人也暂时圆了自己的住房梦,但毕竟,国家的耕地保护制度,粮食安全,又是不可逾越的红线,政策和法律都不允许对小产权网开一面,这种左右为难的境地中,小产权房未来究竟何去何从?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徐绍史部长表示,如果任由大量的小产权房占用农业用地,导致粮食安全受到威胁的话,那么,每个人都将成为受害者。


“现在世界粮价上涨的非常厉害,而且气候变暖,不确定的因素很多,我们国家13亿人口吃饭问题始终是头等大事。”


目前国际粮价正在高位运行,小麦每公斤已经达到2.7元人民币,比国内高了大约7角钱,这种情况下,一旦耕地面积突破18亿亩的基本农田底限,国内粮价将难以保持平稳,国家的粮食安全将遭受巨大冲击,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12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严禁非法占用(租用)农民集体土地进行非农业建设;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农民住宅或“小产权房”,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租用、占用农民集体土地搞房地产开发;虽然国务院强调小产权不受保护,但一些开发商和中介公司仍然有持无恐。


采访中,虽然一些销售人员认为数量庞大的小产权房,政府难以处理,但调查中记者也发现,一些地方政府已经行动起来,在山东济南,已经有一些小产权的房屋被拆除。


2007年7月10日,济南市市中区龙栖庄园被拆除;2007年7月12日,济南市槐萌区裕鑫现代城两座小高层被拆除;2007年7月,济南市槐萌区小董庄西区两栋楼盘被拆除。


而在北京,房山区青龙湖144栋违法别墅被拆除85栋,其余被没收,另有3名涉案人员被羁押,像这样的案例各地都有发生,大量违规的小产权房怎么处理,正在成为棘手的问题,但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对于建在宅基地上的小产权房,虽然属于违规建筑,但由于并没有触及到耕地的红线,为了避免给各方带来更大的损失,济南市也开始探索通过低价收购、没收,把小产权房改造成经济适用房或拆迁安置房,而买了小产权房的一些市民也希望能尽快住上让人塌实的房子。


而另一方面,专家也建议,对那些严重违规,占用耕地的小产权房坚决应该拆除,确保耕地不受侵占,保证国家的粮食安全,对于目前如何处置小产权过程中,存在的法律缺陷,专家也认为必须加紧立法,明确责任,让那些违规占用耕地,兴建小产权的地方政府负出应有的代价。


专家还告诉记者,一些地方政府只顾收取高额的土地出让金,却很少考虑中低收入市民的承受能力,忽视了国土应该为民生服务的公益属性;而开发商拿到土地后一味的提高房价,从而把中低收入市民逼上了买违规小产权房的道路上去,因此,要从根本上治理小产权房,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城镇居民的住房保障,让每一个市民都能住得起房。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土资源部正在对各地小产权房的现状进行调查,而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要让基层的政府部门真正意识到,小产权房的危害和耕地的重要,从而在根本上杜绝小产权房的泛滥,保护宝贵的土地资源。


“我们不能吃了祖宗的饭断了子孙的路,把地都给占了,都给用了。”


半小时观察:如何面对“小产权”


小产权房的风行折射出了房价的高企,也折射出了一些部门的监管漏洞。建房、卖房的时候没人去管,等到风险越来越大,各种各样的利益方却都出来说话了,对待小产权,预防风险应该比拆除更重要。


就像专家在节目中说的那样,国土拥有为民生服务的公益属性。要从根本上治理小产权房,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城镇居民的住房保障,让每一个市民都能住得起房。


小产权房该何去何从?购房者该何去何从?作为一种补救,是否可以考虑以补缴适当差额的形式给予小产权房以真正的名分?这些令人困惑的问题和日趋激烈的矛盾都需要相关部门本着民生的原则,以创造性思维给出明确的解答。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请您留言律师服务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02 By www.law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