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政策法规理论研究合同参考名词解释问题咨询

案例名称

赢嘉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中信嘉华银行有限公司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案

审结日期】【审理法院】【来源日期

 
赢嘉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中信嘉华银行有限公司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案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06)民四终字第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赢嘉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甲10号赢嘉中心。
法定代表人:王瑞霞,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任虹,女,汉族,1959年12月23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左家庄北里14楼4单元301号,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信嘉华银行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中环德辅道中232号。
法定代表人:孔丹,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德平,男,汉族,1965年5月6日出生,住北京市西城区裕中东里4楼6门503号,中国中信集团公司法律部高级公司律师。
委托代理人逯庆杰,男,汉族,1970年8月16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北苑家园茉藜园1楼1606号,中国中信集团公司法律部公司律师。

赢嘉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赢嘉公司)因与中信嘉华银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华银行)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2006)高民初字第47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王玧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陈纪忠、周翔参加评议,梁颖担任书记员。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因嘉华银行系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登记注册的企业,故本案属于涉港合同纠纷案件。因嘉华银行以《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及《关于2001年1月19日签订的定期贷款协议及相关担保文件的补充协议》等为主要证据提起返还贷款之诉,故按照涉外、涉港民事诉讼程序的一般原则,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四条的规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管辖的,不得违反本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先后于2001年1月19日签订了《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和《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于2002年5月21日签订了《关于2001年1月19日签订的定期贷款协议及相关担保文件的补充协议》、分别于2004年9月1日和11月15日签订了《备忘录》。其中,《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第20.1条约定,“本协议的各个方面须受香港法管辖并依从香港法解释”,第20.2条(a)项约定,“……,香港法院对因协议产生的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任何争议具有非排他性管辖权。香港法院为此做出的任何判决或命令是终局的并对各方有约束力,可以在其他地区的法院予以执行。但本项的规定并不限制贷款行同时在一个以上的其他地区的法院提起法律程序”;《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第12.1条约定,“本合同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并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解释”,第12.2条约定,“一切关于本合同的争议,双方应当首先通过协商解决。如果在争议发生后30日内抵押权人认为协商无法解决的,任何一方可以将争议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其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关于2001年1月19日签订的定期贷款协议及相关担保文件的补充协议》第8.1条约定,“除经本补充协议修订的内容以外,原贷款协议及担保文件的其他条款仍充分有效”,第9条约定,“本补充协议受香港法律管辖并依据其进行解释”;在2004年9月1日《备忘录》第四项约定,“如在2004年10月15日前无满意的进展,嘉华银行将准备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解决赢嘉公司拖欠贷款的事宜。……同时双方确认如嘉华银行一旦提起诉讼应当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在2004年11月15日《备忘录》第三项约定,“如在2004年12月31日前双方的工作无满意的进展,嘉华银行准备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解决赢嘉公司拖欠贷款的事宜。……同时双方确认如嘉华银行一旦提起诉讼应当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并适用中国法律解决由《贷款协议》及《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所引起的纠纷”。从上述约定可以得出结论,尽管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最初在有关贷款合同和抵押合同中就适用法律、管辖法院及解决纠纷的方式进行了约定,但双方最后在2004年11月15日的《备忘录》中就上述事项进行了重新约定,即涉及有关贷款协议和抵押合同产生的诉讼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就因履行贷款协议及抵押合同产生纠纷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的约定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有关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合法有效,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赢嘉公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港澳经济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一条第(一)项第1目、第三条第(一)项之规定,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赢嘉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原审被告赢嘉公司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为:1、根据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签署的《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中的约定,双方基于贷款协议产生的纠纷应由香港法院审理;2、根据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签署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中的约定,有关抵押合同的纠纷,嘉华银行应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3、当事双方于2004年9月1日和11月15日签署的《备忘录》属于意向性文件,并不产生对《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和《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内容修改的法律后果,且合同当事人无权约定诉讼级别管辖,因此《备忘录》中关于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诉讼的约定应属于无效条款。故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裁定,依法裁定驳回嘉华银行的起诉;2、裁定嘉华银行负担本案上诉费。

原审原告嘉华银行服从原审裁定,并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审原告嘉华银行提起本案诉讼时,请求法院判令赢嘉公司返还嘉华银行借款本息,同时请求确认嘉华银行对赢嘉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故本案属于涉港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纠纷。原审裁定将本案案由仅定为借款合同纠纷欠妥,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管辖的,不得违反本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嘉华银行与赢嘉公司于2001年1月19日签订《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和《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时,约定了纠纷的解决方式和管辖法院,即因《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产生的纠纷由香港法院管辖,因《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产生的纠纷通过仲裁解决。其后,双方当事人于2004年11月15日签订的《备忘录》对上述约定进行了修改,重新约定为《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及《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所引起的纠纷由原审法院管辖。该《备忘录》经双方当事人签字盖章确认,赢嘉公司也未对该《备忘录》的真实性予以否认,故该《备忘录》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赢嘉公司关于《备忘录》属于意向性文件,并不产生对《6200万美元定期贷款协议》和《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内容修改的法律后果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该《备忘录》对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纠纷的解决方式和管辖法院进行的重新约定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合法有效,赢嘉公司关于合同当事人无权约定诉讼级别管辖,因此《备忘录》中关于在原审法院进行诉讼的约定应属于无效条款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现嘉华银行依据《备忘录》中在原审法院进行诉讼的约定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原审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综上,赢嘉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不应支持。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赢嘉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王 玧
代理审判员:陈纪忠
代理审判员:周 翔


二 О О 六 年 八 月 三 十 日
书 记 员:梁 颖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请您留言律师服务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