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案例题目

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房屋中介诈骗案始末

发布日期】【转载来源】【失效日期

 

一粒“尘埃”引发的“京城沙尘暴”
——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房屋中介诈骗案始末

金 涛 马宏玉

  2006年3月17日,因在北京城制造诈骗大案而轰动一时的坚石房地产经纪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波及其女友蔡敏,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后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和有期徒刑10年。历时2年的坚石案最终落幕。

  与法院一审时各大媒体记者蜂拥而至的景象截然相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终审宣判时,没有媒体跟踪采访,到庭参加终审判决的除了辩护律师外,只有法官和有关法院工作人员。

  这起沸沸扬扬的大案的最终结局,与其说是低调,不如说是冷清。被告人于波和蔡敏在整个宣判过程中始终没说一句话,直到宣判后被双双押上警车,悄悄融入建国门南大街熙熙攘攘的车流里。

  轰轰烈烈的坚石案仿佛是2005年春天第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大风起时,有关人唯恐避之不及。当风停沙落,桃花红梨花白,一树烟柳就染绿了京城的春天,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淡忘了沙尘暴曾经肆虐横行。就像于波的这起诈骗大案2005年还是怨声鼎沸,但到2006年春天,当本案真正终结的时候,曾经关注这个案件的人似乎已经忘记于波,忘记“坚石”,就像忘记我们人生中擦肩而过的一个过客。

  坚石诈骗案,一粒尘埃引发了一场沙尘暴。现在于波就是这样一粒落地的尘埃,尽管他的公司的名字曾经叫作“坚石”。

潘石屹旗下的坚石,一块著名的烫手山芋

  坚石诈骗案之所以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其实人们真正关注的不是于波和他的女友蔡敏,他们只不过是一个房地产中介行业里的小小沙尘。人们真正关注的是频频在各种媒体上露面的地产大亨潘石屹。作为中国房地产界出镜率、知名度都很高的地产商,与潘石屹有关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是媒体追逐的对象,何况正是潘石屹注册了坚石公司,他本人就是坚石公司的第一任法定代表人,他的弟弟接手后转让给了于波,而于波在诈骗的过程中对外宣称公司的法人是潘石屹的弟弟潘石坚。因为潘石屹的名人效应,于波蒙骗了很多人,所以坚石出事之后,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很敏感,他们认为名声赫赫的潘石屹若能出点什么新闻,那么该新闻的披露,肯定增加报道的阅读量。基于这个不为外人道的因素,众多媒体把一起司空见惯的诈骗案炒作成了2005年京城房地产界第一大案。

  其实,这确实有点冤枉了潘氏兄弟,因为潘石坚经营坚石时,虽然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却没有任何房屋中介方面的经济纠纷,潘石坚把坚石这块烫手的山芋转手给于波之后,于波却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打着潘石坚是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旗号进行诈骗,才因此波及潘石屹和潘石坚兄弟俩。

  如果说潘石坚有错的话,错在他把一个虽然亏损但是却非常著名的公司卖给了于波。但如果他事先预知于波会打着他的旗号到处诈骗,甚至最后还让哥哥潘石屹拿出1000多万元“私房钱”摆平此事,当初于波就是磕头作揖,潘石坚也不会当这个冤大头的。

  坚石案出名就出在潘石屹身上。

  1999年9月,在京城声名鹊起的房地产商潘石屹注册了北京坚石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房地产咨询和中介等业务。1999年11月24日,北京坚石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本1000万元,住所地为北京市怀柔县雁栖镇下庄村南,法定代表人为潘石屹。

  2001年5月15日,坚石公司变更名称为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潘石屹的弟弟潘石坚,其余登记事项均未变更。潘石坚接手后,主要做房地产中介业务,先后在北京开过10个分部,但经营状况一直不好,不但前期投入没有收回,而且亏损越来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潘石坚开始打算出让坚石公司。

  此时,本案的关键人物于波出现了,这个于波是黑龙江省铁力市人,大专学历,近年来一直混迹于北京的房屋中介公司,熟悉此行业许许多多明明暗暗的行规。

  2003年5月,于波通过朋友找到潘石坚,表示愿意接手坚石公司,并愿意承担坚石公司的所有债务、债权、财产,包括坚石公司的下属分部。这正是潘石坚求之不得的好事,双方很快达成了转让协议。经过对公司资产的清理,当时坚石公司尚有几百套房子正在执行之中,公司亏损的数额潘石坚计算出来的是30万元,于波计算出来的是80万元。最后潘石坚和于波商定把亏损数额定为60万元,潘石坚把坚石公司名下所有的直营店、加盟店、办公用品、已付押金、业务资料、营业执照、资质证书、财务账册一并转让,公司全部股权作价59万元,以50万元作为偿付房主的钱,于波付给潘石坚9万元,首付1万元,另外8万元为分期付款,其余债权债务全部由于波承担。

  2003年6月11日,潘石坚和于波在坚石公司办公地点中鼎大厦签订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也就是说,于波仅仅用1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亏损60万元但却在北京房地产界赫赫有名的坚石公司。

挂羊头卖狗肉,打起地产大亨的旗号诈骗

  那么,混迹于京城房地产界多年,又聪明绝顶的于波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其实,于波看重的就是潘石屹的名头。在很多人眼里,潘石屹这三个字,毫无疑问标志着京城地产界的某种信誉和号召力。这个自称“土鳖”的潘石屹能在京城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呼风唤雨,他旗下的公司怎么会诈骗普通房主的几千块钱房租呢?

  尤为重要的是,在潘石坚转让坚石公司之前,坚石公司注册资金达1000万元,是北京首批“放心中介”,是经营房屋中介的好载体。于波接手坚石公司时,同时也接手了该公司此前与房主签订的数百份合同,这些合同多数是在“非典”暴发前签订的,合同租赁价远远高于接手后的市场价。但是,于波仿佛不屑于赚一点点转租之间的差价,他接受公司不到一周,就开始施展他的“空手道”。

  2003年7月初,于波召集他的手下,开始实施他制定的经营策略。于波的主要策略是与房主签订1年的合同,争取2个月的免租金期;但与房客签订3个月的合同,收3个月的房租;最后房客住了3个月,但公司只给房主1个月的房租,然后跟房主找茬,撕毁合同。于波认为,这样公司有了利润,还不违法,顶多是经济纠纷。

  但是,仅仅过了1个月之后,于波就不满足于这样小打小闹了。8月初,于波召集全部部门经理开会,命令手下各部门将手中的房源低价出手,尽快收回资金,于波许诺给各部门的提成由原来利润的50%提高到营业额的50%,房价降价的幅度从300元到500元不等。如此下来,房价降价再加上分配给各部门的利润,以从房主那里转租的月租金为3000元的房子为例,转租给房客为2500元,各部门和业务员提走1250元利润,到了坚石公司手里的钱只有1250元,每月3000元的房子缩水了一半还多。

  但是,即使是这样,于波还是觉得资金回收太慢。到9月初,于波再次召集部门经理开会,要求继续压低出租房屋的价格,至于压低的幅度,由各部门经理自行掌握,有的房子月租甚至降低了1000元。

  如此压低房租价格,自然引来房客如云,压在坚石公司的房子很快转租出去,而且给房主的钱是按月付款,但转租给房客都是按照全年度付款,这样于波手里很快拿到数百万元现金。

  于波手下的部门经理和业务员与客户签订合同时,大多使用化名。业务员与房客签订合同后,房客向公司负责财务的蔡敏交钱,公司再按照比例给业务员提成。在这个期间,公司的部门经理和业务员都心知肚明高进低出是不正常的运营方式,所以他们很多人只做很短时间,拿到提成后很快离开了坚石公司。

  但是这样高进低出,意味着坚石公司要赔掉成本的一半以上。于波手下的一位部门经理高某,在9月1日到10月20日的50天里,部门流水50万元,高经理就拿到了19万元提成款,分给部下3万元后,他自己净赚16万元。这钱来得太快了,他意识到早晚要出事,结账几天后,高经理就拿着属于他的16万元一走了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金钱的诱惑下,很多部门经理和业务员不但助纣为虐,甚至还有人甘做于波的替罪羊。于波一个叫段玉龙的老乡到坚石公司打工,干了不到一个月,于波就让他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告诉他只当两个月再换过来。段玉龙问起原因,于波告诉他说:“最近上面要查账,法人多了就给查账制造困难,你当两个月法定代表人给你10万元。”

  2003年8月,于波就跟段玉龙办理了股权转让手续,之后于波分几次共给了段玉龙9万元。但是,段玉龙从未参与过坚石公司的经营管理,甚至他在当法定代表人期间回了老家。两个月后段玉龙从老家回来,他觉得不踏实,让于波找别人当法定代表人,于是,坚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落到一个叫王建华的人头上,这个王建华也是于波的黑龙江老乡。

  通过这种“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猫腻,2003年下半年的坚石房地产公司早已不属当年享誉京城的房地产大亨潘石屹的旗下,截至2003年11月案发时,坚石公司已五易其主。坚石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顺序是:2001年5月,坚石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潘石屹的弟弟潘石坚;2003年6月24日,潘石坚将公司转让给于波;2003年8月13日,于波又将公司转让给其同乡段玉龙;2003年10月31日,段玉龙将公司转让给王建华。

  其实,于波之后的两个法定代表人不过是傀儡而已,坚石公司真正的老板是于波。

多行不义必自毙,犯罪者逃到天涯也枉然

  于波大量将房屋低价转租出去后,并没有打算把收来的钱交给房主,他其实早已做好了挟款外逃的打算。但是,很多房主拿不到钱,自然要向坚石要个说法。

  2003年11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警经侦队接到一名姓冯的女事主报案称,她与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出租委托合同》,然而,房子交给坚石公司代管以后,冯女士却没有收到公司应付的租金。深感不安的冯女士赶紧与坚石公司业务员联系,却无论如何也打不通业务员留下的电话。冯女士立即找到中鼎大厦坚石公司总部,却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随即,冯女士向警方报案。

  与此同时,海淀警方又连续接到数十个坚石公司客户打来的电话,都是反映坚石公司就地蒸发之事。此时,中鼎大厦有几十名坚石公司客户冲进坚石公司总部。在现场,几十名房主激愤的情绪难以控制,他们反映的情况与报案的冯女士大致相同。侦查员发现,坚石公司一面以明显高于市场平均价的价格与房主签订租赁合同大量聚敛房源,另一面却又以大大低于市场平均价的价格将房子转租出去。

  坚石公司存在卷款出逃的诈骗嫌疑。2003年11月9日,海淀公安分局刑警经侦队立案侦查坚石涉嫌诈骗案。

  大量事实证明,于波在收购坚石公司后频繁更换法定代表人,不过是在玩偷梁换柱转移债权债务的金蝉脱壳之计,其疯狂高进低出套取租金的真实目的就是诈骗。在事实基本清晰之后,海淀刑警全力以赴追查失踪的涉案主要嫌疑人于波。

  但是,案发后于波下落不明。警方只在罗马花园查到了于波以97万元现金购买的一套187平方米的住宅以及以48万元价格在朝阳望京西苑购买的一套两居室住房。

  刑警对于波两处房产布控后,均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2003年11月20日,侦查员前往于波原籍黑龙江,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查找于波线索。但是,在长达1个月的布控中,警方没有发现于波与原籍联系的蛛丝马迹。

  正当案件侦破陷入僵局之时,2004年1月中旬的一天,警方接到于波的妹妹托人捎来的话,问100万元能否为其哥买断官司。侦查员推断投石问路之人一定是于波自己。随即,侦查员将力量集中在对于波妹妹北京的暂住地进行布控。2004年2月10日,海淀刑警发现于波妹妹与海口一个长达57分钟的通话记录,海口被警方目光锁定。

  2004年2月24日23时许,公安人员敲响了于波的房门。应声开门的是于波的女友蔡敏,公安人员进入房内时于波正在上网,在于波床边案头撂着3本书,分别是刑法、刑事诉讼法、合同法,3本书已经被翻得起了毛边。

  于波辗转辽宁、山东、广东、广西、海南五省区,逃亡3个多月,他怎么也想不到,北京警方能在天涯海角找到他。于波感到无论如何也难逃罪责,遂为自己设计了彻底消失的计划,逃到海口后他闭门不出,每天抱着刑法、刑事诉讼法、合同法看。于波还前往当地整形医院了解整形手术的情况,准备对自己进行拉皮。与此同时,他找人为自己制作了一个名为吕宜柱的假身份证,在当地隐姓埋名。警察找到他时,于波正在做第三步,弄一张“死亡证明”。

  2004年4月2日,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及伪造居民身份证两项罪名批准对于波、蔡敏依法逮捕。

  最令于波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警察会在海口抓到他。返京路上他苦笑着对刑警说,前几天跟蔡敏一同去了一趟天涯海角,出租车司机说,做生意的人不要去那个地方,那里表示走到了尽头。

  坚石诈骗案被媒体曝光后,在于波下落不明的前提下,社会和媒体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在潘石屹兄弟身上。2003年12月2日,潘石屹及其弟潘石坚在代理律师陪同下,向媒体澄清坚石公司和潘氏兄弟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并出示股权协议转让书予以证明。

  潘石屹的律师公开解释称,随着转让股权协议的签署及工商登记的完成,潘石坚与坚石公司再无任何瓜葛。潘石坚既不承担这家公司的债权和债务,也不负责执行这家公司正在履行中的合同。潘石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如果有关机构认定潘石坚对坚石事件负有责任,潘石坚将承担此责任,涉及赔偿方面的问题,潘石屹愿意借钱给潘石坚。但潘石屹宣称“绝不给坏蛋买单”。

  但是,在于波归案之后,为了平息坚石诈骗案给京城房地产中介带来的震荡,潘石屹对外界宣布,虽然曾经说过“不给坏蛋买单”,但鉴于于波已经落网和受害者的实际困难,他将拿出自己的1000万元“私房钱”为于波“买单”。

 &nbsp2004年11月,坚石诈骗案进入理赔阶段。由市建委下属的市房屋置换中心等有关部门组成的理赔办公室对理赔工作分两个阶段进行,首先是对城八区的受害者逐一预约到现场登记,第二是在算出总理赔金额后将1100万元按比例发放到受害者手中。

  理赔金除了潘石屹的1000万元“私房钱”,还有于波被捕后查抄其名下的两套房产和部分现金,折合人民币100余万元。2005年1月14日起,理赔办公室开始发放赔偿金。据悉,共对1400多名受害者发放了赔偿金。

  2005年2月3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将于波和蔡敏以诈骗罪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3月10日,轰动京城的坚石房地产诈骗案主要嫌疑人于波和他的女友蔡敏,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在法庭上,于波并未认可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为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分别指控两人犯有合同诈骗罪和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罪。指控的主要事实是:于波、蔡敏伙同他人,于2003年6月至11月,在经营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高价租入房屋,仅向房主支付少量房租,再以低于租入价出租房屋,而向房客收取多月房租的手段,诱骗房主和房客等552人次,分别与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骗取房屋租金及其他费用共计人民币421万余元。该款除用于支付公司工作人员高额提成和公司日常费用外,大部分被于波及蔡敏挥霍。另外,于波还分别以“周占魁”、“吕宜柱”的名字伪造、变造了居民身份证各1张,并使用了上述两张居民身份证。

  法院在经历两次开庭,审查了600多位证人证言,查阅了90多份案卷后,认定坚石公司诈骗房主、房客共258对、516人次,诈骗金额3799263元。同时认定于波伙同蔡敏等人,在与房主、房客签订、履行房屋租赁合同的过程中,采用“高进低出”、“短付长收”的手段实施诈骗。

  于波的行为被法院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罪和伪造居民身份证罪,法院数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而于波的女友蔡敏在于波的指使下负责收取所骗钱财、帮助毁灭公司财务账目等证据,并与于波共同卷款潜逃藏匿,其行为也构成合同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一直表现非常镇定的于波在听到自己被判无期徒刑后,表示坚决上诉。在判决后于波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坚石确实出了事,但这些责任不该由我负。公司在我接手前就已经出现了亏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司能够扭亏为盈,是出于挽救公司的目的,只不过由于自己的能力、财力等综合因素,才最终没能达到初衷。我不认为自己构成了刑事犯罪。”

  房屋黑中介层出不穷,如何预防黑中介卷款潜逃?

  从2002年底“恒基无限”人间蒸发,到2003年底“坚石”人去楼空、“金百佳分部”卷款潜逃,再到近期的“中天恒基骗钱”,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北京几家“黑中介”屡次爆出诈骗黑幕,给广大房屋业主和承租人带来巨大损失,也给北京房屋中介行业的诚信度带来重创。

  这几起案件的骗术惊人的相似,都是不法房屋中介采用“高价收、低价出”以及不向业主支付房屋租金的方式将承租方的房款骗走,最后卷款潜逃。

  在目前北京房地产经纪市场极不规范、消费者对房地产经纪业普遍持怀疑态度的形势下,这几起恶性事件进一步加深了房地产中介危机。这些事件不仅应该引起业主和客户的充分警惕,而且也给房地产中介机构和有关政府管理部门敲响了警钟。

  2006年3月2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对坚石诈骗案进行判决之后,向有关部门发出了司法建议。法院认为,有关部门在认定坚石公司具有房地产经纪机构资质及该公司从事房地产经纪人员的资格审查过程中,对相关人员缺乏具体的审查,且对该公司在4个月中频繁更换法定代表人的异常现象缺乏监管。由此,建议有关部门认真汲取于波、蔡敏合同诈骗案的教训,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将全市房地产经纪机构及人员输入信息系统,并通过协调,使该系统与工商、税务等行政管理、人民银行、房地产信息管理等部门的相关系统进行链接,形成联动机制,及时掌握企业、公司工商注册变更等事项,加强对房地产经纪机构及人员在经营、管理、变更等方面的动态监管,严格申领《房地产经纪机构资质证书》及《房地产经纪人员资格证书》的条件,将审查落在实处,及时发现房地产经纪机构的不正常活动。同时要健全内部制约和监督管理制度,杜绝类似案件的发生。

  那么,作为普通房主和消费者而言,专家建议房东房客应做到如下几个方面:1.考察中介公司的背景、规模和品牌,考察成立时间,考察信誉记录。2.“高进低出”是黑中介准备卷钱走人的先兆之一。当房租出去后应尽快和房客取得联系,如果发现“高进低出”差价超过10%就要设法解除合同。3.合同的规范性不可小觑。不负责任的中介公司一般不会在合同中标明自己在租出房屋之后所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4.房租的付款方式应该合理。不法中介往往会以低价为诱饵,骗取客户交纳半年甚至整年的房租,因此也给大规模套现卷款提供了可能。5.售后服务的内容也很重要。中介公司有无按时支付房租、有无协助赔偿、有无先行赔付等售后服务都是出租业主需对其考察的必选项。


潘石屹拿出一千万元 坚石卷钱案开始理赔阶段

2004年11月08日 北京青年报


  历经整整一年,房屋中介坚石公司卷钱事件的受害者们终于盼到了理赔阶段。读者李女士打来电话反映,政府正在分区登记1000多位受害者,现场工作人员透露,预计到年底将把1100万元理赔金发放给1000多位坚石受害者。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理赔办公室现场,60平方米屋内有14名工作人员正在电话预约和现场登记,在墙上的进度表记者看到,有一天已经登记完23名受害者,包括房间大小、应赔金额等事项。

  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理赔工作主要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对城八区的受害者逐一预约到现场登记,第二是在算出总理赔金额后将1100万元按比例发放到受害者手中。现在刚刚开始第二天,所有工作六、日不休息,预计到年底前全部完成。

  该认识透漏,从受害者在歌曲公安局保安的笔录资料中他们统计共有受害者1000余人,他们按照东城、西城、崇文、宣武、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的顺序每天预约登记20-40个受害者。受害者接到预约会须带上身份证、租房合同等必要文件来办公室办理。不在北京的受害者需要写委托书并在公证后可代由受托人办理。他提醒人们不用担心后被通知的受害者得不到赔偿,因为只要报了案的都会轮上,而且他们只接待有预约的受害者,大家不必提前过来排队。

  据透漏,办理受害者理赔的部门是市建委下属的市房屋置换中心,掭在2个月前收到1100万元理赔金。其中100余完来自坚石公司法人于波被捕后查抄其名下2套房产和部分现金,折合人民币100余万元,另外1000万元来自坚石公司前法人潘石坚的哥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的私人账户。工作人员解释坚石公司的注册资本就是1000万元。

  潘石屹告诉记者,虽然曾经说过“不给坏蛋买单”,但鉴于于波已经落网和受害者的实际困难,2个月前他决定将他个人的1000万元拿出来。

  据了解,由于于波卷款超过600万元,加上高进低出造成坚石公司巨额亏损,所以1000多位受害者的合同金额将超过1100万元。工作人员透漏,如果应赔金额超过1100万元,他们会将资金按比例分给各位受害者,做到尽量公平。

  在理赔办公室门外,有受害者对理赔方案表示异议,也有不少受害者对政府表示感谢,“感谢政府替老百姓撑腰,通过行政协调终于帮老百姓讨回了损失。”

  另据消息,于波案将与近期宣判。(文/杨晓)


注册存在严重问题 “坚石”创始人潘石屹面临惩罚

2004年06月30日北京现代商报 杨雪婷

记者昨天获悉,本周内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工商局和公安局三家单位将召开第四次联席会议商讨“坚石事件”赔偿问题,并可能初步拟定一个赔偿方案。据知情人士透露,因坚石公司最初的注册地以及注册资金存在严重问题,政府有关部门可能会对其创办人潘石屹作出惩罚措施,并可能将此罚金转为给受害者的赔偿金。

据悉,从4月2日坚石公司最后一任法定代表人于波落网开始,“坚石事件”受害者的赔偿问题就一直由有关部门在进行协调,但由于于波诈骗所得的不义之财已基本被挥霍一空,致使受害者的赔偿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据估计现在要求索赔的受害者金额共有1000多万元。

事件回顾坚石事件

2003年11月,注册资金达1000万元的北京房屋租赁中介机构——坚石房地产经纪公司一夜之间卷走房客租金3000万元,被媒体称为“坚石事件”。今年4月2日,坚石公司诈骗案的主要嫌疑人、该公司原法人代表于波被依法逮捕。坚石公司最初由潘石屹创办,后转给其弟潘石坚,后又转手几次,潘石坚、于波、段玉龙、王建华等都分别任其法定代表人。


坚石公司老板今被判无期 行骗手段庭上大曝光

2005-06-20稿件来源:北京晚报

涉及516名房主和房客的坚石诈骗案今有结果。上午9时30分,原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波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伪造居民身份证罪判处无期徒刑,该公司出纳员蔡敏被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于波和蔡敏被押进法庭时,表情平静,听到宣判后,于波不发一言被带出法庭,蔡敏则声称“有意见”。稍后记者采访于波时,他表示要上诉,于波说,他接手坚石公司就是受到了蒙骗,接手后才发现坚石公司负债重重,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挽救公司。但他是怎样挽救公司的呢?于波制造的坚石诈骗案涉及被骗者数百人,仅公诉机关提供的案卷就有90多本,一中院曾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今天宣判时,一中院认为,于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与房主、房客签订、履行房屋租赁合同的过程中,采用“高进低出”、“短付长收”的诈骗手段,骗取到对方交付的钱款后即潜逃藏匿,恶意不履行合同,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情节特别严重。蔡敏明知于波利用经济合同进行诈骗活动,仍在于波指使下负责收取所骗钱财、帮助毁灭公司财务账目等证据,并与于波共同卷款潜逃藏匿,其行为也构成合同诈骗罪。

在庭审时,于波矢口否认其诈骗行为。他辩解说,“高进低出”是他经过对房屋租赁业市场研究分析后创造的一种企业经营新理念,“高进低出”并不意味着一定赔钱,可以通过对房屋进行装修、购买日常使用的家具和电器等赚取其他利润,也可以暂时低价出租一部分房屋期待日后的升值。但是,大量证人证言都证实所谓经营新理念其实是一种骗取不义之财的欺诈行为,于波的行骗手段在庭上被坚石公司多名员工大曝光。

行骗手段一:坚石公司的经营策略就是与房主签订长期租赁合同,以争取两个月的免租期,然后与房客签订3个月的合同,收取3个月的房租,再以各种理由跟房主找茬,撕毁双方签订的合同,只给房主1个月的房租。这样赚了钱还不违法,即使房主投诉也不过是一般的经济纠纷。

行骗手段二:2003年8月初,于波让员工尽快将房源低价出手,回收资金,降价幅度为民房每月300元,公寓房每月500元。按这个价格,坚石公司北京西站分部的公寓房降价了一千元,这是典型的“高进低出”。

行骗手段三:从2003年7月开始,于波让段某担任公司的法人,许诺给段某10万元好处费,并说过两个月再换别人。他说上边查公司账时,法人得逐个找,法人多了就能给查账制造困难。同年10月,于波又让王某担任坚石公司法人。

单喜 王文波


从坚石经纪行骗案看政府授匾弊端
袁幼鸣

  近日,北京坚石房地产经纪公司携卷客户应收租金、陡然蒸发一案正在发酵。据央视经济频道连续报道,原来预计有200多人受骗、涉及金额1000多万是低估了。到11月16日,已确定受骗人达1000多位,受骗金额估计将达到数千万。

  中介骗人害两头。因为坚石经纪当骗子,出租物业房东未收到中介公司代收租金,要收回房屋另租,房客交了租金满腹委屈不愿搬家,房东和房客之间“人民内部矛盾”已经大量产生,并在不断激化之中。对此后果,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政府部门负有直接责任,理应有勇气出面协调解决,而不该让其像普通涉嫌诈骗刑事案件一样,“走法律程序”了之。

  关于坚石经纪一案,中央台经济频道报道画面相当怪诞:坚石经纪蒸发得预谋十足、一干二净,公用具也清理得一丝不苟,偌大一层办公楼空空荡荡,惟有一块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部门授予的“放心中介”牌匾孤然鹤立——难道这家骗子公司蒸法之时还想幽谁一默?

  坚石经纪这一“放心中介”牌匾系市级“先进荣誉”标志。既然闹出了事情,有关部门承认,要成为“放心中介”其实并不难,只要房屋中介公司做出一定承诺并交纳5万元保证金,基本上都可以得到授牌。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早在今年5月,坚石经纪就申请退出“放心中介”行列,有关部门称,确实撤消了坚石经纪“放心中介”称号;但是,一、牌匾显然没有收回,二、直到11月初,在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部门官方网站上,坚石经纪仍然位居“放心中介”行业。

  首先,这表明有关部门工作效率谈不上高、责任心谈不上强。再者,笔者颇感兴趣,坚石经纪申请不再当“放心中介”,是否拿回了5万元保证金(这一点中央台经济频道报道没有提及)——如果连保证金也已收回,那么坚石经纪对“放心中介”一说之“始乱终弃”堪称彻头彻尾;或许坚石经纪因为没有拿回保证金,故意留下“放心中介”牌匾发泄也未可知。

  案发后,受害人纷纷反映,因为相信了政府机构对坚石经纪“放心中介”认定,才上当受骗的。平心而论,牌匾摆在那里,因果关系不能说没有,有关政府部门难以脱得了干系,应该担负起“善后”责任来,给受害群众以交代。

  这一案例具有普遍的教训意义。上升到一般角度分析,不难发现,至今各地盛行不衰的政府机构授予企业种种荣誉牌匾、称号行为有弊而无利。道理如下:

  一、从最正面的角度理解,政府机构授予企业牌匾目的是要树立先进典型,以政府信誉为先进典型保驾护航,直至如一些政府机构所言,收到整顿市场经济秩序的效果。但是,政府部门和企业事实上处于信息不对称状态,特别是在企业诚信采集系统尚待建立情况下,政府机构其实无法做到对企业经营业绩和现实状况的掌握,更谈不上能够预测企业未来的发展。因此,政府机构授予企业荣誉本质上盲目,不仅难以达到理想目的,而且无法避免经常性地向“败絮”企业、骗子公司授予荣誉牌匾,为它们胡作非为提供道具。

  二、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市场信誉应该由企业通过经营活动建立。政府机构职责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规则。除非消费者养成反面理解习惯,政府机构授匾总会增加部分企业的砝码(这可以试为企业“二奶”现象的一种表现形式),造成企业间不公平竞争。

  三、相当比例政府组织评选、评比进而授匾活动“意在孔方兄”,属于标准的权力寻组行为。政府机构授匾不收费极其罕见,要么会务费,要么工本费,或者是保证金(这里的保证金看不出归还的影子),一块牌匾动辄收几万元、几十万元,成本小而“利润”大,实为国家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基本套路之一。

  简单推导便弊端有三——除非驳倒它们,政府部门向企业授匾行为没有理由继续。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天下房地产法律服务网在本页刊登的房地产相关的案例报道与分析研究,来源于各大媒体报道,仅供你研究房地产法律风险之参考,网站不保证时效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如要正式引用该案例报道,请以案例的发布单位的网站或刊物刊登的文件为准。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