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案例题目

杭州国土窝案背后:腐败该为高房价买单!

发布日期】【转载来源】【失效日期

 

杭州国土窝案背后:腐败该为高房价买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涉案土地问题一般涉及到计委、规划、国土三个部门,不可能是一个部门能够做成的。因此,尹宝华案有可能会对杭州房地产市场引起震荡。

  当庭翻供

  9月16日9时,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第10法庭开庭。因被控受贿32万余元,原萧山区征地拆迁办公室主任韩敏站到了被告席上。

  此时,杭州地产业正处在紧要关头———浙江省统计局企调队9月初首次发出预警:目前浙江房地产市场泡沫已经膨胀,并进入警戒区,楼市泡沫随时可能破裂;更有观点认为,杭州目前的高房价系由高地价转嫁而来。

  而在韩敏案背后,还牵涉萧山区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尹宝华(在押)、萧山区土地收储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朱先能(在押)、杭州三江物业公司总经理孙达山(已被判刑6年,详见2003年9月17日本报《杭州土地第一案》)等多位政商人士。

  开庭当天,众多杭州地产商占据了法庭旁听席的84个座位,甚至走道上也密不透风。人们都想看看,这个以收受“感谢费”、“拜年费”而闻名坊间的人物究竟是何面目。

  现年33岁的韩敏仕途一帆风顺,9年前就出任萧山国土资源管理局土籍管理科副科长,随后拾级而上,先后担任区土地储备中心主任、土地利用规划科(耕地保护科)科长、局党委委员和区征地拆迁办公室主任等职务,可谓年轻有为。

  据萧山区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04年3月,韩敏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使用权审批、农用地征用、征地拆迁等过程中多次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先后31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23600元。其中,21次是以春节贺礼名义拿的“红包”,共计近5万元。

  2004年3月,前任土地利用科科长的朱先能受贿案发。韩预感不妙,即让妻子向581廉政账户交出现金12000元,其余赃款未退。而随着朱案迅速推进,韩敏也很快归案。

  韩敏供述,他收受的钱物中有四笔金额较大的“感谢费”:杭州恒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朱爱泉的两笔贿赂共11万元;孙达山的10万元;“萧峰”公司曹某的5万元等。而他获取的另外21笔、近5万元钱,则是以春节贺礼名义拿的“拜年费”。

  但是,韩敏在庭审时却对上述犯罪事实当庭翻供。他申辩自己并不是很贪钱的人,并称已有“拒贿”(部分钱款上交廉政账户)行为,其事业正是稳步发展的时期,没有必要深陷泥潭。不过,他在法庭上也承认不懂法,“不知道拿了人家的钱会犯法”。

  而浙江大学教授阮方民在为其辩护时说,上述四笔26万的指控证据不充分,不能说清韩敏受贿的来龙去脉;而那近5万元的“拜年费”,只是收礼不是受贿。

  10月10日,萧山区法院刑庭的陈法官向记者透露,“此案比较重大,将于近日提交区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后再择日宣判。”

  萧山窝案拔出萝卜带出泥。就在韩敏案开庭前两天,朱先能已被提起了公诉。

  10月11日,朱先能受贿一案在萧山区法院开庭。

  朱先能曾供述:“每次收钱都害怕被纪委查处,但想想这种倒霉的事情总还轮不到自己,也就心安理得了。”据介绍,朱氏精通洗钱之术,他甚至拿其已去世父亲的身份证到银行开户,以供存储黑钱。所幸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朱未能逃脱法律的严惩。

  不过,案情却远非如此简单。朱案还一把撕开萧山国土系统违纪违法的大幕,牵出韩敏后,又将该区国土局副局长尹宝华、尹妻区科技局副局长沈迪娥、原区教育局党委书记韩学炬、原区发展计划局固定资产投资科科长孙振中等嫌犯的遮羞布一起抖落。另外,杭州及萧山区数十家房产商也逃脱不了干系,他们涉嫌行贿官员,部分房产商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权力寻租真是触目惊心,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浙江著名律师曹星感叹道。今年8月,曹星及其助手代理了原浙江国信董事长王钟麓受贿、滥用职权罪案。1993年至1998年,王利用职务之便,为杭州颇具名声的房产老板孙达山在资金借贷、土地转让、土地加价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最终,王钟麓被判12年有期徒刑(详见2004年9月7日本报报道)。曹星向记者举例说,孙振中这样一个科长职位不高,权力却不小,审批房地产项目的立项、方案评审都要通过他之手。就在短短四年时间里,孙在负责审批多家大型房产公司房地产项目和商品房展、旧城改造等项目的立项、方案评审中,先后43次“笑纳”11家房地产公司财物,共计32.8万元。

  2004年9月5日,孙振中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没收5万元个人财产。犯罪所得的32.8万赃款全部上缴国库。

  说到萧山国土局的“窝案”,就不能不提及韩、朱的老领导尹宝华。

  今年4月,尹在区国土局副局长任上被双规,传闻称其涉嫌受贿上百万元,违规改变建设用地性质。据称,民营房地产商恒泰公司、绿都控股集团被牵连在其中。前者规模不大,目前在萧山区市心北路附近运作总占地140余亩的两个楼盘;绿都资产总额逾10亿元,总开发量达50余万平方米,2003年在杭州市房产商的销售额排名中名列第三。

  据知情者透露,尹宝华自称受贿“能把握一个度”:1000元至3000元原则不退,3000元至5000元原则不收,5000元以上坚决不收。而调查显示,仅在2004年春节期间,尹宝华就照单全收了大量的礼金、礼卡,根本就没有什么“度”。

  由于检察院及涉嫌企业均拒绝本报记者的采访,目前尚不确定尹宝违法交易内幕。“可以肯定,尹宝华案是今年3月宣判的杭州富阳市国土局受贿串案之后又一大案”,知情者称。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1年起富阳市国土局原副局长周剑鸿等人大肆收受贿赂,此案涉及该市国土资源局、农业局、财政局、审计局等多家单位,涉案人员17人,涉案金额200余万元。目前,周剑鸿已判处6.6年徒刑,其他犯罪嫌疑人也各自获罪。

  有关人士表示,涉案土地问题一般涉及到计委、规划、国土三个部门,不可能是一个部门能够做成的。因此,尹宝华案有可能会对杭州房地产市场引起震荡。

  靠地吃地?

  “土地是腐败和暴富的温床。”早在2003年9月,浙江《钱江晚报》就以此为专题报道了杭州房地产市场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据统计,1997年至今,杭州市(含下辖萧山、余杭、富阳等9区3市2县)至少有27名土地系统官员落马,累计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

  有人问,如今杭州房地产泡沫泛起,这些“蛀虫”是不是要承担某种责任?

  在浙北安吉监狱,前温州市市长、浙江国信原总经理陈某接受了本报记者的探访。1996年底至1998年,陈某在下属公司投资房地产过程中,先后4次收受贿赂财物13.2万元。此外,他还在经手其他项目时受贿数万元。2002年,陈某因受贿罪判刑11年。

  陈某表示,房地产行业作为和政府联系紧密的特殊行业,容易在国土、建设、规划、房管等部门产生“权力寻租”,尤其土地审批环节最易滋生腐败现象。因此,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在公平、透明又有效率的操作程序上。

  土地和房价已形成一种悖论。1997年杭州市在全国首推“非饱和供应,持续保持卖方市场”的土地储备制度,导致房价一路飙升。2003年底,杭州房价涨到全国第二,均价由1998年前的2000元上升到6000多元,市中心均价突破10000元。但杭州市称仍将坚持“政府做地、企业做房”的房地产政策。

  此前有观点说杭州土地稀缺无地可供,但浙江京衡律所陈有西律师认为这是个伪命题。他说,杭州面积16847平方公里,人口622万,而上海总面积仅为5800平方公里。在同样规划为长三角特大城市中,南京面积6421平方公里、人口544万,苏州面积8488平方公里、人口584万。由此可见,杭州每平方土地的人口承载率最低,自然条件较为合理。

  “与其说土地稀缺,还不如说当地政府在土地规划、利用、监管等方面的低效和不规范。”陈律师举例说,2001年,余杭在撤市设区前以极低价格协议出让了大量土地,保守估计目前屯积在开发商手上的杭州周边土地超过2万亩,约15平方公里。如果这批土地完全激活,可满足多少人的居住梦想?

  华立集团董事长汪力成也认为,楼市泡沫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土地供应不足。

  2003年,杭州土地供应3512亩土地,房价高攀。为了平抑房价,2004年初,杭州市准备推出4500亩住宅用地。但国土资源部专家组调查得出结论:2004年杭州的住宅市场需求在850万平方米左右,需要土地7100亩。

  浙江工业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虞晓芬表示,杭州的老城区基本无地可供,关键是要利用余杭和萧山的土地。她认为应将两地的自主批地权限收归上级政府,使其地产市场与杭州老城区同步。

  事实上,萧山房价已与杭州“接轨”:今年以来,该区房价每平方米又上涨了1500元,目前均价已达5000元。例如,恒泰公司开发的一座4幢13层写字楼,虽然地段不能与杭州市中心相提并论,但其开盘价却高达8000-10000元/平方米。

  陈有西律师指出,一方面余杭、萧山可自行批地,另一方面,两地房价迭创新高,为此,权力寻租的交易成本相对较低。或许,这正是尹宝华“窝案”的背后逻辑。


萧山国土局原副局长尹宝华 受贿72万被判处15年

2005年02月01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昨日上午,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对萧山土地“窝案”最后主角——国土局原副局长尹宝华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尹宝华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5年;受贿款72.58万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1月6日,萧山人民法院曾开庭对尹宝华受贿案进行公开审理(详见1月7日本报相关报道)。今年47岁的尹宝华曾先后担任萧山市土地管理局地籍管理科和有偿使用科科长、萧山市土地管理局副局长、杭州市萧山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的职务。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2004年6月被检察机关逮捕。根据检察机关指控,尹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28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72.58万元。


杭州:开审国土系统腐败案

昨天上午9点10分,韩敏站在萧山区人民法院第10法庭外,虽然他戴着锃亮的手铐,但依然向前来看他的亲友微笑着点头,神色中也显得很镇静。事实上,他因被控受贿32万余元,将马上受理法院的审判。

  旁听席有84个座位,坐得满满堂堂,后面还站了两排人。这些人中,有萧山区人大代表,有韩敏的亲友、同事,还有萧山区部分单位的公务员,还有房产企业的人。可见,此案的震荡非同小可。

  韩敏今年才33岁,案发前任萧山区国土资源局党委委员、萧山区征地拆迁办公室主任。而他的老领导———该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尹宝华也栽了,涉嫌受贿上百万元,即将被提起公诉;其同事,前任土地利用科科长的朱先能朱先能前天已被提起公诉。

  至此,一直流传街坊的萧山国土系统违纪违法大案,被狠狠地撕开了遮掩着的大幕。萧山的数十家房产商逃脱不了干系,他们涉嫌行贿官员,有的房产商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据介绍,无论是整个案件的涉案数额,还是个人涉案数额,在萧山反腐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事实上,该案主要发生在土地使用权审批业务中,这也是自《行政许可法》以来,杭州首例因行政许可权引发的违纪违法大案。

  可能引起房产市场震荡

  韩敏、尹宝华、朱先能,他们可是萧山的“土地爷”,萧山的土地审批几乎都掌握在他们手中。许多房产商都有求于他们,要么求他们加快土地审批的速度,要么求他们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和供地手续方面做文章等。

  该案还涉及三个人,一个是尹宝华的妻子沈迪娥,案发前任萧山区科技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一个是原萧山区教育局党委书记韩学炬,他任宁围镇党委书记期间,受贿了10余万元,被判了10年;还有一个是萧山区发展计划局投资科原科长,涉嫌收受房产商钱物30余万元。

  尹宝华等人是继去年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后,又一批涉及土地问题的官员。而此前,原杭州市副市长叶德范,余杭区余杭土管局局长汤金华,以及当地西湖区等一些官员,都因土地问题被判刑。

  有关人士表示,涉案土地问题一般涉及到计委、规划、国土三个部门,不可能是一个部门能够做成的。有人还预言,这个案件有可能会对杭州房地产市场雪引起震荡。

  年轻有为却难抵诱惑


  “土地爷”中,韩敏算是年轻有为了。早在9年前,只有24岁的韩敏,就出任了土籍管理科副科长。后来历任地籍地产科副科长、土地储备中心主任、土地利用规划科(耕地保护科)科长、局党委委员及区征地拆迁办主任。

  平步青云的韩敏,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官”,但权力蛮大,房产商想要在土地市场上兴风作雨,就不得不笼络这位小“土地爷”。事实上,韩敏的确没有抵挡住房产商的“糖衣炮弹”,最终倒下了。

  据萧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在2000年上半年至2004年3月,韩敏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使用权审批、农用地征用、征地拆迁等过程中多次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先后31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2.36万元。

  今年3月,朱先能受贿案发,心慌的韩敏让妻子向党员干部廉洁自律581账户内交入现金1.2万,其余赃款未退。而案发前任土地利用科科长的朱先能,在被双规不久后就坦白从宽了。

  当庭翻供否认收过大钱

  在韩敏涉嫌收受钱物中,其中有四笔款子比较大,有“恒泰”老总朱某的两笔贿赂,一笔10万元,一笔1万元;有“三江”老总孙某的10万元;有“萧峰”公司曹某的5万元。这些大钱在他的供述笔录中有,但他庭审时却当庭翻供了。

  事实上,韩敏收钱的花样还比较多,有“感谢费”、“拜年费”等。那几笔大的叫“感谢费”,而其中有21次收的钱,则是以春节贺礼名义拿的“拜年费”,共计近5万元。

  韩敏申辩自己并不是很贪钱的人,自己的事业正是稳步发展的时期,没有必要让自己深陷泥潭。他在看守所时,还给妻子寄去明信片,上面写有“相信世间总有公理在!”

  但韩敏也承认自己不懂法,不知道拿了人家的钱会犯法。他甚至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犯了一些错误,争取组织内部处理就可以了。年轻的韩敏还曾流露父爱:“我的儿子才5岁,我不愿让他有这么一个犯大错的爸爸!”

  韩敏的律师,浙江大学刑法专家阮方民教授。阮方民在辩护说,那26万的指控证据并不充分,不能说清韩敏受贿的来龙去脉;而那近5万元的“拜年费”,只是收礼不是受贿等等。

  “贪官”爱钱还很迷信

  他们都很精通洗钱之道,朱先能尤为突出,他将已去世父亲的身份证在银行办理了贷款。朱先能还很迷信,曾有一个自称会相面的人对他说:“你双亲不全,日后容易犯事!”之后,他竟然悄悄地认人为干爹。

  朱先能曾供述:“在每一次收受钱物后,也有过害怕被纪委查处的恐慌和不安,但想想这种倒霉的事情总还轮不到自己。”“自己的头脑和身体骨子里面,潜意识地对金钱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望!”

  而其妻沈迪娥有过之而无不及,尹宝华被双规后,她没有帮丈夫认识错误,而是到处求神拜佛,祈求神灵保护。

  尹宝华所“认识”的错误也蛮有意思,“单位每一次的廉政教育我也参加了,但听的多了,也就麻木了!”“我自己能把握一个度,1000元至3000元原则不退,3000元至5000元原则不收,5000元以上坚决不收。”但据调查,仅今年春节期间,尹宝华就收受了大量的礼金、礼卡,可见,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度”,而是照单全收。

  昨天的庭审开了一整天,合议庭没有对韩敏定罪和量刑,留下了一个不是悬念的悬念。

天下房地产法律服务网在本页刊登的房地产相关的案例报道与分析研究,来源于各大媒体报道,仅供你研究房地产法律风险之参考,网站不保证时效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如要正式引用该案例报道,请以案例的发布单位的网站或刊物刊登的文件为准。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