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案例题目

产权投资陷阱-碧溪家居广场投资失败案例

发布日期】【转载来源】【失效日期

 

产权投资陷阱-碧溪家居广场投资失败案例     +专家讲评:如何逃离“售后包租”投资陷阱?

来源:?? (2005/06/01 14:26)


  4000个商铺铺位、6亿人民币的巨额投资,打了水漂。在北京房地产市场上红极一时的碧溪家居广场不仅让数百名投资者血本无归,而且成为北京甚至中国房地产市场最大的产权投资陷阱案例。

  碧溪陷阱用无情的事实,向投资商业地产的中小投资者敲响警钟,高额投资回报宣传的背后可能隐藏着极大的投资风险,请三思再后行。

  赵萍是北京碧溪家居广场产权式商铺投资的一名受害者。她所购买的碧溪家居广场的一个摊位和巨库的一个摊位可能会让她血本无归。在她购买这两个摊位一年多之后,碧溪家居广场与巨库先后关门。

  2003年10月,失业在家的赵萍对产权式商铺投资发生了兴趣。她筹集资金购买了当时热销中的碧溪家居广场和巨库的两个商铺。“是投资回报吸引了我。”赵萍说,“开发商所承诺的回报率比银行利息要高的多。”但她没有想到,在她买下商铺的时候,这个商铺早已被开发商抵押出去了。

  碧溪家居广场出事

  2003年9月,碧溪家居广场先在北京继而在全国打出广告, 宣传“16万产权商铺热卖”。 广告中宣称,碧溪家居有5万多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分成一个个13.34平方米的标准摊位,以每个摊位16万元的价格向外发售。

  赵萍回忆说,对于收益,碧溪家居承诺是:业主每天可获每平方米4元的租金收入,算来一个标准摊位一年可收入1.9万余元(税前)。而且,如果业主全款支付有困难,银行还可以提供五成5年或者六成10年的按揭。

  “但是银行按揭最终也没能办下来。”赵萍表示,在交了7万元的首付款之后,一直没有人要她交纳月供。但是从2003年11月开始,碧溪家居广场的投资回报已经不断地打入赵萍工商银行的存折上了,每个季度有4000多元。

  一直到2004年9月,相安无事。2004年最后一个季度,赵萍只拿到了一个月的回报收入。等她知道不妥时,才听闻早在2002年之前,碧溪方面就把大楼抵押给了银行,而欠款一直未还。“我这才知道银行按揭为什么迟迟办不下来。如果知道有抵押,我不会买这里的商铺的。”

  其实赵萍知道这一消息在时间上并不比别的业主迟。2002年之前,碧溪方面以大楼为抵押,向工商银行西客站支行借款2.88亿元。随后,碧溪又将大楼化整为零出售商铺。而碧溪在向业主出售商铺时,隐瞒了这一消息。这导致了以前碧溪方面承诺的产权问题也无法办理。无奈之下,碧溪家居广场只能和业主摊牌。

  2004年10月,碧溪家居出具承诺书向业主保证:一个月内发放租金及违约金,3个月后可退还首付款,6个月后按合同规定退购房款。而此时,碧溪已与2000多人签立合同,销售额达6亿多元。

  投资安全的文字游戏

  此刻赵萍的手上,只有一张证明她交过首付的发票。按揭贷款没下来,连合同都没有。

  作为投资者,赵萍也曾考虑过安全的因素。购买商铺时,商家曾出具三项保证来打消她的疑虑:一是将整个碧溪家居广场的营业收入作为保证,二是将碧溪集团的其他收入作为保证,即碧溪温泉饭店的营业收入。三是将碧溪家居广场二期工程的五万平方米作为担保,在前两者一旦经营不善,投资者租金得不到保证的情形下,业主可以直接行使权利,将该房产处置。

  此事发生之后,才有业主觉察这三项保证并不能让他们的权益万无一失。以整个碧溪家居广场和碧溪温泉饭店的营业收入做担保,因为任何企业经营都存在风险,营业收入具有不确定性,遇到营业情况严重恶化时,担保势必难以执行。而以碧溪家居广场二期工程的6万平方米作担保,只有当碧溪家居广场对该房产享有完全产权,同时确定该工程没有申请在建工程抵押贷款时,这6万平米的工程才具备担保资格,否则就是无效担保。

  而与一般置业不同的是,碧溪家居广场的业主购得产权后并不能切实地占有摊位,自行经营支配,而要把摊位委托给北京腾飞物业投资有限公司(其董事长王宝平同时也是碧溪家居的董事长),由后者进行统一经营管理。

  从购买摊位到碧溪家居广场关门,赵萍始终未曾见到她投资的商铺:“我不知道这个商铺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正在经营着什么。”

  虽胜尤败的官司

  2004年12月,9名业主将碧溪家居广场诉上了法庭。以后不断有业主起诉,到今年4月,已经有200多人。155宗与碧溪有关的诉讼已经分七批在丰台区人民法院立案。

  赵萍并没有起诉。她还在等待着碧溪的老总能信守承诺,还给她来之不易的资金。因为经过一番折腾,她已经没有钱支付高达20000的律师费了。她曾打电话给碧溪家居的董事长王宝平,在多次无人接听之后终于在上周打通。王宝平对她说,目前资金周转困难,钱下个月一定会给。

  “起诉又能怎样?胜诉又能怎样?银行的钱是要先还的。还了银行,还有钱给我们吗?”不止是赵萍,这是大多数业主的疑惑。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做出一审判决,判令碧溪家居广场公司偿还借款本金3.351亿元及相应利息。第一批状告碧溪的业主方面消息是丰台区人民法院于4月20日一审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北京碧溪广场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返还原告购房款,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给付该款自2004年10月1日起至该款给付之日的利息。但截至记者发稿日,业主们依然没有拿到钱。

  尽管法院判决碧溪还钱,但依然有不少业主不服。因为法院认为碧溪家居并非房地产开发企业,其出售的仅为自有房产,而不是商品房。所以此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对原告要求碧溪公司承担已付购买摊位款一倍的赔偿责任的诉求,法院也未予支持。

  业主律师胡功群表示:按照最高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房地产企业在销售商品房时,如存在欺诈,要承担双倍返还的责任。“如果碧溪是开发商,它将被要求双倍赔偿。法庭的调查结果是,在工商注册上,它没有开发商资质,而在实际经营中,碧溪却完全按照开发商的经营范围来搞房地产开发销售。”他说。

  我们需要保护

  “媒体是只要掏钱就给做广告、政府很多法律也不完善,我们这些投资者的利益怎么得到保护!”赵萍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激动了。她指责一些媒体助纣为虐,刊登碧溪欺骗性广告。

  她不知道的是,去年11月,北京市工商部门发出文件,禁止房地产广告中出现投资回报率、均价及项目与特定地点的直线距离等内容。这项规定虽然对于赵萍来说迟到了,但规定本身也表明了国家已经对投资者权益开始关注了。

  采访完赵萍回去的途中,记者在公交车路过珠市口的时候看到一个地产项目的硕大条幅广告悬挂着:中欣戴斯酒店,每年12%投资成效。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业主姓名以化名代替。)


北京业主自杀,留遗书向碧溪广场董事长讨债
 

2007年02月08日 新京报


  1月16日,岑建荣的丈夫拿着妻子写给碧溪家居广场董事长王宝平的遗书,她说不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只希望能够拿回自己和弟弟的32万元。

  昌平一农妇与弟弟共同投资“产权商铺”失败,留遗书给碧溪广场董事长“讨债”

  1月13日中午,54岁的岑建荣在昌平郝庄家园附近的一间出租房内,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喝下敌敌畏前,她写了一封遗书。这封遗书的对象,不是她的家人,而是碧溪家居广场董事长王宝平。

  岑建荣在遗书中写道,希望王宝平能看在自己用生命做代价的份上,把钱还给她的亲人。此前,岑建荣和弟弟共投资32万元购买碧溪广场产权商铺,因碧溪方面资金链条断裂,投资失败,岑讨要房款两年未果。

  1月25日,在丰台区政府的协调下,碧溪方面将32万购房款退给岑的家人,并给了两万元丧葬费。岑家人表示“投资碧溪广场就是个噩梦”。

  “业主”自杀留下遗书

  1月17日下午,岑建荣的老伴回忆当天的情形。1月13日早上,他看到岑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也没太留意。不到9点时,岑建荣突然喊了一声“我不想活了”,跑到阳台拿起敌敌畏瓶子就要喝。老伴急忙追过去,两手抢下岑手中的瓶子,“钱要不回来,也不能要命。”老伴边劝岑,边要把敌敌畏倒掉。岑建荣说敌敌畏还要用来打苍蝇,不让倒掉。岑的老伴看到岑已经平静,就把敌敌畏瓶子藏到冰箱后面,随后就出门遛弯去了。

  老伴说的钱,是自岑建荣和弟弟投资该广场“产权商铺”的32万购房款,由于碧溪家居广场资金链断裂被牢牢套住。

  当天中午12时许,老伴遛弯回到家中,一进门就闻到了满屋子敌敌畏的味道。他跑到卧室看到,岑建荣仰面躺在地上,两手摊开,面色紫红,口吐白沫。老伴急忙给亲戚打电话,将岑送到了昌平区医院,抢救40分钟后,医生宣布岑死亡。

  随后,老伴和亲戚在家中发现岑建荣留下遗书,“应该就是早上写的。”老伴说。

  “我的死是我的无能力,法律上不要你承担任何责任,只求你快还我两户家庭的购房款,解决他们的苦难。”1月17日,岑建荣的家人给记者提供了岑建荣留下的遗书———写给碧溪家居广场董事长王宝平的一封信。岑在遗书中说,她和弟弟32万的购房款被牢牢套住,两个家庭因此面临解体,希望王宝平能看在她用生命做代价的分上,把钱还给她的亲人。

  “这已不是第一次闹自杀了。”老伴说,多次讨要无果的岑建荣在2006年12月,就有过一次想喝敌敌畏的举动,被老伴劝住了。

  一个农民的投资养老梦

  54岁的岑建荣是一名农民,靠她一些零活加上老伴的退休金,一家人不算富裕但也能够温饱,“她买碧溪的商铺,只是想为养老有个保障。”岑建荣的妹妹说。

  2003年10月,岑建荣在北京多家媒体上看到碧溪家居广场的大幅广告———“16万产权商铺热卖”,广场数万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分成一个个13.34平方米的标准摊位,以每个摊位16万元的价格向外发售,碧溪家居广场可以为购买者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

  依照碧溪广场的宣传,这种产权商铺的销售模式在国内家具卖场还是首家。不同于一般置业的是,业主购得产权后并不能切实地占有摊位,经营支配,而要把摊位委托给北京腾飞物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腾飞公司”,其董事长王宝平就是碧溪家居的董事长),进行统一经营管理。

  对于业主的收益,碧溪家居和腾飞公司共同的承诺是:业主每天可获每平方米4元的租金收入,算来一个标准摊位一年可收入1.9万余元。如果业主全款支付有困难,银行还可以提供按揭贷款。

  关于投资风险问题,广告中宣称,碧溪方面已准备了三种方案:碧溪家居广场5万平方米的房产、营业收入以及碧溪温泉饭店(其董事长也是王宝平)的收入,都为购买者的收益做担保。

  碧溪广场还提出了保值、增值性回购办法———碧溪3年内可原价回购商铺,超过3年,每年递增原价的5%,截至第十年为原价的135%回购。

  “收入高,风险小,比在银行存钱合适,我姐当时就动心了。”岑建荣的妹妹说,他们都陪着姐姐去碧溪家居广场考察,当时广场内家居销售场很火,购买商铺的人也很多,姐姐就决定要买。

  16万对于农民家庭的岑建荣不是个小数目,她把昌平农村的房子以12万元的价格变卖,加上积蓄购买了一个摊位。自己和老伴则一起在郝庄家园附近以每月500元价格租房居住。

  岑建荣的弟弟身体有点儿毛病,只能靠给人家看门维持生活,岑建荣为给弟弟找个稳定生活来源,劝说弟弟跟其他几个姐姐借钱也买了一个铺位。

  讨债两年死后方获退款

  按照约定,岑建荣和弟弟签订合同15天后,碧溪家居广场开始按季度返还一次租金。前几个季度,租金还能按时发放,但岑建荣和弟弟的美梦并未持续很久。岑建荣和弟弟购买的商铺一直没有办下房产证,2004年9月28日,碧溪家居广场开始拖欠租金,10月碧溪家居广场悄然停业关门。

  岑建荣不停地向碧溪广场讨要租金,“碧溪一直说他们资金困难,拖一拖再发。”岑建荣的妹妹回忆,2004年11月5日,岑建荣收到一份碧溪家居广场的保证函。这才知道,自己和弟弟购买的商铺早被碧溪抵押给银行,所以一直无法办理房产证,租金暂时也发不了。

  2005年10月17日,北京警方以碧溪家居广场涉嫌非法集资将董事长王宝平控制,岑建荣觉得讨要租金和购房款更加困难,她多次到丰台区政府反映此事,一直也没有结果。

  “到2006年,姐姐就开始绝望了。”岑建荣的妹妹说,近两年的讨债经历,将姐姐从一个开朗的人折磨成说起此事就哭的人。弟弟和弟媳因为此事几乎到了闹离婚的地步,岑建荣的心理压力特别大,她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弟弟一家。

  而岑建荣家里卖了房子,只能靠老伴的退休金租房生活,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老伴说,2006年下半年开始,岑建荣开始着急睡不着觉,只能靠吃安眠药维持睡眠。岑的妹妹说,事发一周之前,姐姐曾给她打过电话,说与其现

  虽然老伴和亲戚都经常劝岑建荣,还是没能阻止岑建荣走上这条路。

  昨日下午,碧溪家居广场有限公司的值班人员称,岑建荣死后拿到32万房款的事情都是碧溪高层决定的,他们不清楚。

  昨日下午,记者以业主身份咨询丰台区政府工作组人员。该工作人员称,岑建荣死后拿到的32万房款并不是政府部门给的,“我们调查了这件事情,这笔钱是碧溪内部员工募集的,没有通过我们”。

  关注焦点

  直到放弃生命,岑建荣才得以拿回自己和弟弟的32万元投资款。这之前,她已经努力了两年多。

  这位54岁的昌平农妇在喝下敌敌畏前,留下了一封写给碧溪家居广场董事长的遗书。她说,不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只希望看在自己用生命做代价的份上,把钱还给她的亲人。随后碧溪方面将钱退给了岑的家人。

  2003年至2004年间,2000余投资者购买碧溪广场“产权商铺”,涉及资金达6亿余元。因资金链断裂,碧溪广场2005年悄然关门,所有投资者不但未有收益,本金亦无法追回。

  两年来,2000多人通过法律、行政等多种渠道维权。法院多次判决投资者获胜,丰台区政府也成立工作组致力解决此事。目前,拟通过运作或拍卖方式解决碧溪问题。

  对于政府的介入,大多投资者表示支持,并依然等待。

  “碧溪事件”时间表

  ●2003年,碧溪家居广场在北京各大媒体打出“16万产权商铺热卖”广告,投资者购买即可得到每平方米4元的租金,先后有2000多人购买碧溪广场产权商铺,涉及金额逾6亿元。

  ●2004年9月底,碧溪家居广场开始拖欠投资者租金。

  ●2004年10月,碧溪家居广场悄然停业关门。

  ●2004年11月5日,碧溪家居广场向投资者发出保证函,承认广场三层以下在出售给投资者前抵押给银行,相关商铺无法办理房产证,但保证将尽快补发所欠租金。

  ●2004年12月,9名投资者起诉碧溪家居广场。

  ●2005年4月20日,丰台区法院判决,投资者与碧溪家居广场签订的合同无效,碧溪应在判决30天内退还投资者的购房款,但至今判决仍未执行。

  ●2005年10月17日,北京警方以碧溪家居广场涉嫌非法集资将董事长王宝平控制。

  ●2005年10月至今,投资者通过各种途径维权,讨要购房款。

  ●2007年1月13日,投资者岑建荣服毒自杀,留下写给王宝平的遗书,希望死后能拿回32万的购房款。

  作者:耿小勇 张寒 林阿珍 摄影:本报记者 王贵彬 李强


法院判9位碧溪家居广场业主与碧溪公司合同无效

2005-04-28

9位碧溪家居广场的业主与北京碧溪广场有限公司、北京腾飞物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碧溪温泉饭店有限责任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已由丰台区人民法院一审终结,判决书20日发给当事双方。法院判决业主与碧溪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驳回了原告要求碧溪公司赔偿购房款一倍的损失的诉求。

这9人是200余位向法院提起诉讼的碧溪家居广场业主中首批接到判决书的当事人。法院认为:碧溪公司在与原告签订商业用房转让合同时,没有告知合同标的已设定抵押权的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规定,双方签订的商业用房转让合同及四个附件应为无效。商业用房转让合同无效的过错在碧溪公司,碧溪公司应将原告已支付的购房款返还,并应当给付该款利息。

因商业用房转让合同无效,合同条款对双方不具有约束力,因此原告要求迟延办证违约金已失去合同依据,对其要求迟延办证违约金的诉求法院不予支持。碧溪公司不是房地产开发企业,其出售的仅为自有房产,而不是商品房,该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对原告要求碧溪公司承担已付购房款一倍的赔偿责任的诉求,不予支持。

最后,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决:原告与北京碧溪广场有限公司于2004年3月8日签订的《碧溪家居广场商业用房转让合同》及附件一、附件二、附件三和附件七无效。北京碧溪广场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返还原告购房款,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给付该款自2004年10月1日起至该款给付之日的利息。法院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作为200余位碧溪家居广场业主的代理人,北京杰通律师事务所胡功群律师说:在其他等待判决和开庭的业主中,已有部分当事人看到了第一批业主起诉的判决书,他们明确表示,接到此判决结果后要上诉。被告表示不再上诉。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沈文愉


碧溪家居广场借“改造”再设骗局?

来源:北京现代商报 2005-3-30


北京碧溪广场有限公司因碧溪家居广场的开业、装修、设备购置等向两家银行借款共计3亿余元,但现在仅偿还3000余万元。昨天,记者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为索要欠款,银行告碧溪一案已经作出一审判决,判令碧溪广场公司偿还借款本金3.351亿元及相应利息。

据介绍,1999年1月28日至2004年3月24日期间,碧溪广场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西客站支行先后签订六份借款合同,共计向工行西客站支行借款2.88亿元,后仅偿还3290万元及部分利息,尚欠2.551亿元本金及部分利息未付。2002年2月1日,碧溪广场公司与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向北京银行借款8000万元,后仅偿还部分利息,尚欠8000万元及部分利息未付。

记者昨天未能与碧溪广场公司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但据业内知情人透露,2004年10月8日停业的碧溪广场实际上并不缺钱。仅仅在两个月前的1月26日,碧溪广场还在对外发布消息称,将按照全新的经营模式对碧溪广场进行改造,总投资约15亿元,预计将于2005年5月初步完成,形成建筑规模达17万平方米的大型商业设施。“改造后的碧溪广场将成为一个集购物、餐饮、娱乐、休闲、服务设施等为一体的超大型综合购物和消费中心,包括主力百货店、大型超市、品牌折扣店、家居建材、名牌餐饮食街、时尚用品店、美容美发、银行、邮局、KTV等,为消费者提供一个舒适、休闲,全生活、全家庭型消费场所,建立北京西南地区标志性商业中心,成为北京综合商业的新亮点。”

能够拿出15亿元巨款进行改造,却不能偿还银行的3亿元贷款,碧溪广场在玩什么名堂实在匪夷所思。昨天记者采访一位曾为碧溪当年首创“产权式商铺”进行策划的人士,他向记者透露,当初“卖产权”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碧溪出售的产权式商铺每个是13平方米,要价16万元,在两年的时间里共卖掉4000多个铺位,单是从业主那里就收来了6亿元以上,碧溪方面曾承诺每年回报1.9万元�税前 ,10年后返还16万元本金,店方拖欠租金,业主每天可得总价款万分之五的违约金。但是去年底碧溪说关就关,大批购买了商铺的业主集体讨租金未果。这位人士认为,碧溪早已失去信誉,“重新改造”后开业恐怕又是一个“圈钱”的圈套。


北京碧溪家居广场拍卖延期 业主8亿欠款有望偿还
2008年06月02日世纪经济报道 荆宝洁


  2008年5月29日,北京嘉禾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接到高级人民法院通知,对北京碧溪家居广场房产及土地使用权进行的公开拍卖需延期进行,拍卖时间另行通知。而此时,距离原定的拍卖时间5月30日仅有一天的时间。

  据知情人士透露,拍卖延期的主要原因是碧溪家居广场涉及刑事案件,刑事案件审判延期。而碧溪家居广场产权仍无法统一,或将影响拍卖价格。

  但是,碧溪家居广场被拍卖已是铁定的事实。这也是多年来北京最大一家被公开拍卖的商用物业。

  拍卖公告显示,碧溪家居广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西局前街,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属于商业用途,毗邻东方家园装饰建材中心、丽泽建材城等,现在仍处于被查封状态。

  而此前,碧溪家居广场一度陷入纠纷当中。2003年10月,碧溪家居广场曾在多家媒体打出广告———“16万产权商铺热卖”,广场数万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分成一个个13.34平方米的标准摊位,以每个摊位16万元的价格向外发售,碧溪家居广场可以为购买者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

  依照碧溪广场的宣传,这种产权商铺的销售模式在国内家具卖场还是首家。不同于一般置业的是,业主购得产权后并不能切实地占有摊位,经营支配,而要把摊位委托给北京腾飞物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腾飞公司”,其董事长王宝平就是碧溪家居的董事长),进行统一经营管理。

  对于业主的收益,碧溪家居和腾飞公司共同的承诺是:业主每天可获每平方米4元的租金收入,算来一个标准摊位一年可收入1.9万余元。如果业主全款支付有困难,银行还可以提供按揭贷款。关于投资风险问题,广告中宣称,碧溪方面已准备了三种方案:碧溪家居广场5万平方米的房产、营业收入以及碧溪温泉饭店(其董事长也是王宝平)的收入,都为购买者的收益做担保。

  碧溪家居广场还提出了保值、增值性回购办法———碧溪3年内可原价回购商铺,超过3年,每年递增原价的5%,截至第十年为原价的135%回购。

  最终,碧溪家居共卖给2000多业主约5000个商铺,收租近6亿元。但到2005年3月,业主得到的答复是,租金和产权均已无法兑现,而此时已经关门的碧溪家居广场却没钱退还业主,200多名业主将碧溪家居广场告上法院。2007年1月13日中午,54岁的岑建荣在昌平郝庄家园附近的一间出租房内自杀。此前,岑建荣和弟弟共投资32万元购买碧溪广场产权商铺,因碧溪方面资金链条断裂,投资失败,岑讨要房款两年未果。1月25日,在丰台区政府的协调下,碧溪方面将32万购房款退给岑的家人,并给了两万元丧葬费。岑家人表示“投资碧溪广场就是个噩梦”。

  由于碧溪家居广场事件影响恶劣,引起北京市领导的高度重视,解决方案是对其执行强制拍卖,以偿还银行抵:贷款以及业主欠款。

  目前,拍卖底价仍没有确定。根据清偿程序,拍卖款有可能先偿还银行抵:贷款,但业主的欠款规模在7-8亿左右。“同时,法院还需协调业主。有些业主拿到了钱而有些没有,业主有不同的诉求。”有关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另据了解,最大的困难在于付款周期比较紧,即便是有实力的企业很多,能够当天拿出巨款的投资人也并不多。“由于碧溪家居广场地段较好,又是商业地产,感兴趣的人很多,但在银根紧缩的日子,实际付款时间是个问题。”他说。

  目前拍卖仍存在变数。如果拍卖款不能清偿债务,法院可能会执行拍卖其它财产。“但整体拍卖无疑是最好的出路。”该知情人士如是评价。

天下房地产法律服务网在本页刊登的房地产相关的案例报道与分析研究,来源于各大媒体报道,仅供你研究房地产法律风险之参考,网站不保证时效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如要正式引用该案例报道,请以案例的发布单位的网站或刊物刊登的文件为准。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