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案例题目

中国第一烂尾楼中诚广场执行案

发布日期】【转载来源】【失效日期

 

最高法院副院长落马,事涉广州中诚广场

2008年10月29日 来源:


  作为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创造了建国以来因涉嫌贪污腐败而被免职调查的司法官员的最高级别记录。

  观点地产网讯:据《财经》报道,2008年10月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经表决,免去黄松有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等职务。

  黄松有作为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他创造了建国以来因涉嫌贪污腐败而被免职调查的司法官员的最高级别记录。报道称,黄松有被免职主要涉及三大问题: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和生活腐化。

  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 黄松有

  资料显示,黄松有是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人,法学博士,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历任广东省高级法院任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经济庭副庭长、刑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市政法委副书记;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民庭庭长。2002年12月起担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大法官。

  据了解,黄松有此次事发被免职因为“杨贤才案”的调查深入。杨贤才原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其于今年6月28日被“双规”,后被中纪委带走调查。《财经》报道称,杨贤才案发被抓与曾被称为“中国第一烂尾楼”的中诚广场(今广州天河区体育西路中石化大厦)有关。而广州中院处理中诚广场的时候,杨贤才是分管该事项的领导。

  黄松有与杨贤才同样来自广东潮汕地区,两人关系非常密切,所以,杨贤才“出事”后,有关黄松有的各种传闻在开始出现,直至10月15日,黄松有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并于10月28日正式被免职。

  “中国第一烂尾楼”

  据披露,黄松有与杨贤才两人的“落马”均源于广州天河北商圈的著名“烂尾楼”中诚广场的执行案。中诚广场规划设计楼高51层,分A、B两塔,总建筑面积达23万平方米,在1992年动工开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开发商香港中诚集团资金链日益紧张,加上多方融资未果,一直挣扎到2001年,在中诚广场外墙完成80%的玻璃幕墙后,被拖欠数千万元工程款的施工单位宣布停工,大楼从此烂尾。

  而中诚广场以其位置优越、烂尾时间极长、牵涉面极广、涉及资金巨大而获得了“中国第一烂尾楼”的称号。

  据了解,中诚广场项目涉及的债务总额近20亿元,申报债权人多达158名,包括众多港澳籍小业主,多年来一直官司缠身,据不完全统计,与该项目有关的官司超过300起。

  中诚广场烂尾后,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涉及的众多官司与纠纷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则指定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而中诚广场的处置方式也成为了问题的焦点。2002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决定按法律程序变卖中诚广场,并由广州市中院执行变卖令。此前的公开拍卖方案也因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指示而终止。

  2002年10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决定对中诚广场项目进行整体处理,最终北京金贸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及广州骏鹏置业有限公司联合以9.24亿元收购了中诚广场。

  “执行案”

  2002年10月,骏鹏置业和北京金贸两家在广州名不见经传的公司顺利胜出保利、越秀城建等知名开发商,以9.24亿的低价拿下中诚广场。根据《广州日报》06年5月30日的报道,事实上,金贸90%的股权属于骏鹏,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广东潮阳人范骏业。

  据《广州日报》披露,当时是因为有了银行提供了13亿元的资金保证书,保证向买方提供13亿元的资金,所以最高人民法院才于2003年12月发出通知,同意由金贸、骏鹏两公司共同收购。

  但意外的是,此时的范骏业却因为筹集收购资金涉嫌利用金融票证犯罪事发并被通缉,骏鹏置业失去了购买中诚广场的资格。

  2004年12月,北京金贸再次向广州中院提出单独收购中诚广场的申请。2005年2月,法院同意了北京金贸的独家收购方案,并要求其在限定的一个月时间内将9.24亿元收购款汇入法院指定账户。2005年3月25日,在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最后付款期限之前,广州市中院收到了9.24亿元的“中诚广场的收购款”转账凭证。北京金贸最后还是拿下了中诚广场。

  根据《广州日报》的披露,最终的收购资金其实并非来自北京金贸,其来源是中石化集团的地方公司。

  到了2005年12月前后,深圳佳兆业房地产公司以约8-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金贸80%左右的股权,并成立了广州金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盘活中诚广场事宜。而在此之前,中诚广场A塔已全部归属中石化集团。

【作者:徐耀辉 来源:观点地产网】 (责任编辑:李兰兰)


第一烂尾楼中诚广场小业主14年辛酸维权路

2008年07月31日 广州日报 李颖

中诚广场已更名为中石化大厦


  1994年,李华昌(化名)还是毛头小伙子,头脑一发热买了中诚广场的楼花。2008年,李华昌已经成家立业,却仍在和中诚广场有着扯不清的复杂关系,无法脱身。“你们报纸写:业主等白了头,那是真的。十几年了,我结婚了,白头发更多了,什么都变了,只有这座楼没有任何变化。”


  1992年,中诚广场动工兴建,与中信大厦遥遥相对。两年后,李华昌和父亲商量了之后,决定买下其中一个单位。62平方米的单位总价近152万元,平均每平方米2.5万元。“去买楼的那天,售楼处门口人头攒动,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当时,中诚广场卖楼花,曾吸引了大批港澳投资客出手,价格一度高达每平方米3万多港元。


  李华昌投资中诚广场,是本着投资的目的。1994年5月9日,李华昌与开发商广州鹏城房产有限公司签订了《认购约书》,付款方式为“签署正式买卖合同之后的3个月内缴付楼价的10%。李华昌从1994年5月至7月,分三次将楼价的20%,约合40万元交给了开发商。


  梦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


  1997年金融危机。中诚广场方面,来自港澳方面的资金大幅减少。开发商资金链断裂,中诚广场在楼体封顶后就被迫停工,从此烂尾,到1998年10月才建到30层。


  后来,李华昌以违约为由将开发商告上法庭。天河区人民法院曾判决,开发商返还李华昌购房款40余万元及其利息,案件受理费1万多元由开发商负责。李华昌努力过,他去了售楼处和开发商办公室好多次,但都没拿到钱。


  2001年,中诚广场外墙完成80%的玻璃幕墙后,施工单位在被拖欠数千万元工程款后宣布停工。中诚广场的传奇戛然而止,就此长期“烂尾”下去,人称“中国第一烂尾楼”。


  2001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就中诚广场诉讼案委托广州市中院处理。李华昌的案件被合并一起审理。2002年7月,中诚广场进入债权登记阶段,当时申报的债权人多达158名,债务总值人民币15.67亿元、港币1.24亿元、美元0.3亿元。而这次债权登记,李华昌却错过了。


  后来,传出了中诚广场拍卖的消息。李华昌早早就跑去登记。2002年3月6日,他填了一份《广州市中诚广场债权人登记表(自然人)》。他以为,这次是个真正的转折点,拖了多年的案子终于可以顺利执行了,他能拿到自己的40多万元了。但此后,他又失去了中诚广场的消息。


  这几年,李华昌结了婚。帮着他打听消息的人中,又多了他的妻子。


  2007年,事情又有了转机,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靠谱。2006年,中石化购买了中诚广场两栋写字楼塔楼中的一栋作为自用。从此以后,中诚广场再无大的波澜。


  转机:一等再等又没了消息


  2007年4月,在广州中院的主持下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中诚广场系列案件可供分配的财产有两块:一是9.24亿元变卖款的分配,这块已经支付了7394万元的欠款,还剩下8.5亿元;二是利息,约有1000万元。2008年3月14日,广州中院召开“中诚广场”第二次全体债权人会议,公布分配方案,标志着该系列案件的执行已经进入最后的分配阶段。从广州中院在其审判网公布的债权登记情况看,该系列执行案件的债权总共分为返还购房款、返还变卖款、交付房产、工程款、抵押权、税收、一般债权共计七大类,所涉金额从几十万元至数千万元不等。


  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之后,李华昌以为这次总算能够彻底解决了,然而一等再等,关于中诚广场的事情又没了消息。李华昌去过广州中院问消息,未果;还去了市长接待日,却因为人太多没排上队;最后,李华昌私下打听到,债权分配又出了岔子。


  债权会议召开当天,广州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跃南就曾表示,该院先后两次召开了债权人代表参加的听证会,采纳了部分债权人的意见,整个过程是公开透明的。但是,每个债权人的要求不一定都能够得到满足,有的债权甚至是无法实现,这点需要债权人理性对待。


  “我听说的消息是,很多港澳小业主没能及时登记,另外一部分选择继续要房子的业主想改主意。”李华昌无奈地说。


  李华昌说,现在只想把钱拿到手,“什么利息都不管了,把本金40多万元和案件受理费1万多元拿到就行了。”记者采访李华昌的几天前,刚有媒体报道称,广东省最高法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有可能牵涉全国最大的烂尾楼之一的中诚广场执行拍卖案。


  广州力争亚运前盘活所有烂尾楼


  其实,房地产行业在当时的未成熟性,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逐渐凸现在人们的视野之内。亚洲金融危机之时,日渐膨胀的泡沫终于破裂,不仅大批的房企倒闭,市中心也随处可见不少烂尾楼。


  现在,舆论多认为广州楼市相对谨慎理性。这也是从当年曾经历过的失败中汲取的教训。广州楼市发展的第一个高潮阶段所遗留下来的问题,至今仍是政府有关部门头痛的问题之一。


  德兴地产顾问策划中心杨晓军曾专门撰文论述烂尾楼的解决之道。“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有烂尾楼项目存在,数量之多令人触目惊心。综合来看,这些烂尾项目大多产生于1992年后的房地产过度开发炒卖的虚热时期和1997年后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而且大多以商业、酒店、写字楼为主,大多是宏观经济变化、资金链断裂、跑马圈地盲目扩张、手续不齐全、市场定位不准、规划和质量有问题、股东权益或经济纠纷等市场或法律两大方面的原因造成。当然,也有个别项目是官商勾结、贪污腐败、骗贷洗钱造成的。”“这和中国经济、城市化、房地产快速发展过程中头脑发热、法制不建全、政府监管不力是有密切关系的。”


  事实上,烂尾楼项目大多由于地段位置好、准现楼、开发周期短、收购成本低、投资利润高,受到许多发展商的青睐。


  但是,在人们关注烂尾楼被盘活的同时,也需要关注李华昌等小业主的处境。杨晓军认为:“在投资开发时要本着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并重的原则处理,特别要处理好中小投资业主的利益,使各方权益和资金都能盘活,发挥和创造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在烂尾楼项目处理过程中,利益各方应本着对历史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城市负责的态度,求同存异,按法律程序处理,要有退让和割舍部分利润的君子之风,政府主管部门也应在政策、税收、手续上给予积极支持,尽快达成共识和盘活项目。”


  如果说中诚广场从烂尾到盘活是广州房地产的一个“经典”,那么,李华昌的遭遇,也是诸多烂尾小业主的一个缩影。


  目前广州市在册的57个烂尾楼已有九成被盘活,广州将力争在2010年亚运前盘活全部烂尾项目。


省高院执行局原局长被批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8-08-30

杨贤才疑涉中诚广场拍卖案,名律师陈卓伦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本报讯 (记者 吴秀云 实习生 袁黎 肖智慧)记者昨天通过广州司法界人士得到证实,广东高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已经被河北省一检察院批捕。

  记者同时获悉,疑涉广东高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案,广东知名律师陈卓伦在7月21日被中纪委“带走”,至今已经一个多月。

  名律师一个月前被带走

  陈卓伦是广州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法制盛邦律师所的主任。早在2002年其业务收入就已经达到千万元,号称广州律师界第一个靠法律业务收入过亿的富翁。

  陈卓伦是饶平人,1986年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律师职业。近年来参与多项政府重点建设项目的法务工作。在广州市律协的官方网站上,陈卓伦主页介绍:1993、1995年度司法厅先进工作者;1999年获“广东省司法行政系统恢复重建二十周年先进个人”;2005年荣获中华全国律协“全国优秀律师”称号。荣获“广州市十佳律师”称号。2008年荣获广州市司法局党委授予的“广州市司法局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熟悉陈卓伦的司法界人士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今年7月20日,陈卓伦主持一个校友会活动。消息人士称,第二天他在北京被中纪委“带走”了。而此前一个星期,他参加广东省人大的立法工作会议时还谈笑自若。陈卓伦被“带走”后,有传言说他已被“双规”,也有传言说中纪委只是叫他去了解情况,协助调查杨贤才案。

  在近日的一次会议上,与会的广州市律管处、律协工作人员谈起此事,都表示虽然知道此事,但尚无收到官方通报的正式文件。

  两人疑涉中诚广场拍卖

  至于陈卓伦因何被“带走”,消息人士称,和杨贤才一样,也是牵涉中诚广场拍卖案。2005年,中国最大的烂尾楼—————中诚广场烂尾多年后易手,经最高人民法院决定,被北京某公司独家收购,成交价是9.24亿元。某公司转手就把中诚广场卖给了广东省石油企业集团公司(下称省石油集团)。中诚广场现在也更名为中石化大厦。据接近中石化的人士称,省石油集团收购中诚广场的价格远远高于9.24亿。真正的收购价格可能高达13亿多元。中间价差高达4亿。

  知情人士介绍,广州中院处理中诚广场拍卖案的时候,杨贤才担任广东高院执行局局长,是分管领导,陈卓伦在中诚广场易手过程中曾负责法律事务。随着中诚广场易手的巨额利润以及其中的问题浮出水面,杨贤才今年6月底“出事”,作为杨贤才老乡兼好友的陈卓伦也随后被“带走”。现在两人都在河北省一个县城接受调查。

天下房地产法律服务网在本页刊登的房地产相关的案例报道与分析研究,来源于各大媒体报道,仅供你研究房地产法律风险之参考,网站不保证时效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如要正式引用该案例报道,请以案例的发布单位的网站或刊物刊登的文件为准。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