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案例题目

违章建筑”引来三年纷争 “空中楼阁”主人究竟属谁

发布日期】【转载来源】【失效日期

 

“违章建筑”引来三年纷争 “空中楼阁”主人究竟属谁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徐楠 发自山东威海  来源:


■ 王锡民合法地从法院竞拍得到一宗“无土地使用证、无房产证”的房产,而此后,国土局把该宗房产所属的土地使用权过户给了威高公司。官司一打三年,某领导对王锡民说:你拍到的是“违章建筑”。王锡民理直气壮:“法院能拍卖违章建筑吗?”

山东威海,休庭的槌声响过之后,王锡民才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来。这个44岁的妇女,是法庭上的被告。

“法律的那些东西我越听越二乎,说了那么长时间,我都瞌睡了。”“二乎”是方言,意为摸不着头脑。

她走到原告山东省威高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代理人面前:“明明是我先买的房子,偏说地是你家的,你们咋这么不要脸呢?让我天天坐直升机回家吗?”

一审的结果:王锡民败诉。官司的起因是“地面建筑物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的分离”。这是2006年6月。

一年后的2007年4月18日,此案在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专家张树义受托作为王锡民的诉讼代理人。他在庭上说:根据现有证据,这种异常状况是人为造成的,是“非法和荒唐的”。

竞拍买来了“空中楼阁”

出身农村的王锡民是个“个体户”。

她曾经跟着老乡南下广州贩运摩托车,曾经背着海米到东北去贩卖,还在装修队刷过墙。1995年前后,她发现“法院拍卖的东西挺便宜”,从此专注于此,拍得房产再转租或出售,逐渐有了积蓄。

跟以前每次一样,2004年10月2日,王锡民拿着存折到拍卖行“去举牌”,先后付出2000余万元之后,她最终获得了文化西路370号院内建筑物的所有权。同年10月20日,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拍卖合法有效。

然而,一场漫长的纠葛就此开始。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房地产转让、抵押时,房屋的所有权和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同时转让、抵押。”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教授张树义说:“地面建筑物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的分离,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能够发生,那就是非法。”

2004年12月,拿着法院发给国土资源局的《协助执行通知书》,王锡民办理土地过户的要求却被拒绝了。她起诉国土资源局行政不作为,结果败诉。

正要上诉的当口,她又被威高公司告上了法庭,对方要求她支付土地使用款,并且明明白白地出示了土地使用证,该证办理的时间,是2005年4月26日——拍卖过后的第七个月。

2006年6月,王锡民再次败诉。此案在区法院一审开庭时,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一幕。

于是,持有土地使用证的威高集团,和持有法院拍卖裁定的王锡民同样理直气壮。威高公司法律顾问说:“说这些建筑物是‘空中楼阁’,确实不过分。”

行政与司法的冲撞

这片“空中楼阁”脚下的文化西路370号院,是托普软件公司在威海留下的烂摊子之一。

对此,威高公司也在诉苦:“我们是很被动地卷进这件事的。”这家在威海无人不知的大型民营企业拥有15亿元资产。

在审理中,威高公司出具了一份协议,协议约定:威高向交通银行偿还托普欠下的贷款,同时从威海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区)管委会得到托普名下的土地使用权。

按照威高公司此次诉讼代表人胡云勇及常年法律顾问刘建忠的说法,这样的解决方案是“有关部门”的愿望。他们承认:这个“有关部门”正是高区。

于是,威高公司在处理托普遗留问题中,扮演起重要的角色。当地一位人士说:“因为他们偿还了贷款,这个烂摊子在威海处理得还算不错,没有造成大的损失。”

王锡民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些。

高区财政局出具的说明显示:1992年这块地被征之初,是“属于威海市第三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等三家单位,1999年高区管委会曾收回给托普公司,托普公司也向管委会交纳了土地款,因种种原因没有办理土地手续”。

至于文中提及的“威海市第三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等三家单位”,其法人均已变更,无法履行协议转让。用王锡民的话来说:“那年月那些公司,现在影子都找不到了。你想签协议?人家不伺候了。”

于是,这块土地的使用权,至今还在三家公司名下,但实际的使用者是托普公司。

2004年8月4日,高区财政局为此出具证明。8月20日,高区国土分局向市国土局打报告,要求把地块批给威高公司建专家公寓。9月17日,市国土局在报市政府的“威土字?眼2004?演368号”文件中提出收回相关土地使用权的意见。

一张张行政文书忙着进行“说明”、表达“意见”,紧锣密鼓要将土地转给威高公司。地块使用权几乎已经是威高公司“煮熟的鸭子”。

然而恰在此时,托普的其他债务纠纷进入了司法程序。2004年5月25日,中级法院查封托普工业园,370号院内房产也在其中。9月25日,拍卖公告在《大众日报》刊出。

两个并行的进程,几乎同时走进了最关键的环节。

10月20日,拍卖生效。

12月6日,王锡民到市国土局办理土地过户未果。

擅自占用”与“补办手续”

拍卖次年3月16日,市委一位领导主持召开涉法公有资产处理专题会议。【2005】8号会议纪要记录了议定内容之一:关于威高集团反映这块土地的过户问题,“会后由市国土局按规定尽快办理有关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

4月,市国土局以“威土请字?眼2005?演54号”呈文报请市政府批准这宗土地使用权出让;4月18日,市政府批复同意。批文称“威高集团未经批准擅自占用”,可以“补办用地手续”。

王锡民奇怪了:“他们什么时候擅自占用了?我能让他们进去才怪!”至此,拍卖生效已经六个月。

批复前三天,国土局向王锡民出具了《不予受理通知书》,称她“没有该宗土地的合法权属来源”。

此后一周,威高公司拥有了土地使用证。在国土局此前的档案中,正式的权属变更只有一项记载:1992年征用后转让给三家公司。

坊间传言:在威高集团办妥土地证之前,该公司董事长陈学利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市里面已经批了,国土局不会违背。

8月18日,威高要求王锡民交纳土地使用费。

至此,两个并行的进程直接冲撞。

2005年7月11日,王锡民提出申诉,请求威海市中级法院撤销威高公司的土地使用证。此案至今未予立案,威海中院始终没有给出原因。

内部人士透露一个细节,有市领导曾希望中级法院撤销相关裁定,法院一位领导说:别一出什么事就把屎盆子往法院头上扣,法院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得当,撤销裁定怎么交代?

胡云勇称:10月2日拍卖适逢国庆长假,威高公司根本不知道拍卖的事。

一位拍卖行业内部人士透露说:“像这样的资产,第一次一般都会流拍,这样第二次开标价格还要低20%。”

王锡民渐渐明白了:“谁都以为第一次拍不出去,没太当回事,怎么也没想到我这么个乡熊(意为‘乡巴佬’)跳出来给买走了,弄了个‘两拧’。”

法院能拍卖违章建筑吗?

今年,已经是这个“两拧”的第四年。

因为没有土地使用证,托普公司当年建房时没有建筑许可证,更不可能有产权证了。当年的拍卖公告确实写得明白:“(该宗资产)无土地使用证、无房产证”。威高公司据此表示:“我们从未承认这是房产,只承认它是地面建筑物。在法律上,这是有区别的。”

有领导对王锡民说:你拍到的是“违章建筑,应该拆除”,王锡民理直气壮:“法院能拍卖违章建筑吗?”

她后来把综合楼租给了一所学校,因为一直在扯皮,现在租了综合楼的学校拒付房租,她以二分利借来的钱,每年要多出260万的利息;威高公司说:当年加工铁门却没拿到钱的厂商找上门来,不付钱就要拆门,他们只好付了10万元,类似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

威高公司拉来沙土,堵了院门,还切断水电及消防管线;王锡民也不含糊——她亲自拦在门口,两次把威高请来做房产评估的人挡在门外。

胡云勇说:王锡民在法庭上骂人;王锡民说:威高公司找些“兀秃”(意为地痞流氓)来闹事,两个小孩子都吓尿了裤子。

王锡民“自从买了这房,是今儿一个传票,明儿一个传票”。 至今,此事已经引发了四场官司——两起民事诉讼和两起行政诉讼。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造访威海市国土资源局法制科,科长一直不在办公室。工作人员称:科长“开会”、“出差”,以及“到中级法院办事去了”。该局办公室主任阎成久说:“那块地是人家威高的,早就在办手续了。”

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案件尚在审理中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一场原本清晰的权属纠纷,还在日益复杂下去。

威海市委书记崔曰臣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会慎重处理好。”

4月26日,威海市委宣传部长张健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370号院地块的情况:“(拍卖前)土地使用权给威高,是市政府批准的。法院拍卖的只是房子,房子和地分开拍,这个不违法。

天下房地产法律服务网在本页刊登的房地产相关的案例报道与分析研究,来源于各大媒体报道,仅供你研究房地产法律风险之参考,网站不保证时效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如要正式引用该案例报道,请以案例的发布单位的网站或刊物刊登的文件为准。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