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文件题目

湖南嘉禾拆迁事件再调查:烂摊子不可收拾

作者】【转载日期】【失效日期

 

湖南嘉禾拆迁事件再调查:烂摊子不可收拾

2004年06月15日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长沙6月15日电 (“新华视点”记者谭剑、邬焕庆) 嘉禾,这个偏僻的湘西南小城,因一个“拆”字近一个多月以来成为全国的大“热”点。

  当国务院在6月4日迅速对嘉禾“拆迁事件”做出严肃处理决定后,嘉禾之“热”逐渐冷却,然而,因拆迁引发的嘉禾之“痛”却在包括嘉禾人在内的很多人心中挥之不去。


  日前,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再次走进嘉禾,追踪风波之后的嘉禾所痛、所思。

  乍喜还忧——商贸城的残局亟待收拾

  6月4日当晚,获悉国务院处理决定后的拆迁户们心情十分激动,拆迁户李勇和其他人买来花炮庆祝。第二天,兴奋之情难以平抑的拆迁户们又每户集资100元在县城里摆宴贺喜。“这再一次证明,党中央、国务院是和人民心连心的!”拆迁户李土亮说。

  随着在嘉禾的走访逐步深入,记者发现,大多数的嘉禾人并没有因拆迁事件的暂告平息而感到轻松,如何收拾留下的残局,成为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本指望政府搞商贸城项目能把周边地区的人气带旺,没想到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在商贸城旁做小生意的周庆云本是商贸城二期工程的拆迁户。受市场兴旺的影响,周庆云家在原来市场旁边的11间门面,以前每间门面的月租金至少有500元,但现在守着一堆残砖剩瓦的半拉子拆迁工地,每个月100元都没人要了。周庆云说:“门面租金是我们全家收入的主要来源,现在让我怎么办?”

  “工程还搞不搞是我们现在最关心的。”居民刘日丽说,以往的商贸城一遇大雨就内渍成灾,如今成了一片废墟后,防洪问题更加突出。眼下嘉禾又进入了多雨季节,只要一下雨,附近居民就提心吊胆的。“这个烂摊子现在是一下雨就成灾,一天晴就发臭,政府不懂法、犯了错,老百姓不能跟着遭殃吧!”刘日丽气愤地说。

  拆了一半的商贸城也成了嘉禾县领导的一块心病。建设部和湖南省联合调查组的意见指出,“鉴于(珠泉商贸城)一期工程大部分房屋已经拆迁,为避免重大损失,保证被拆迁人合法权益不受影响,建议在完善现有规划方案,依法依规完善拆迁安置补偿方案的基础上继续实施。”

  然而,收拾残局显然并非易事。“现在我们处于进退两难的局面。项目继续搞下去的话,难度无疑更大;不搞的话,局面将更加不可收拾。”据嘉禾县县委常委王建球介绍,按当时的开发安置合同,商贸城已拆迁的300多户最快的将在今年8月份返迁到新的安置公寓,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一目标很难实现。按合同规定,一年之后返迁户的安置费将提高一倍。“已拆迁户的数量是未拆迁户的近十倍,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王建球说。

  残局之疾——商贸城拆迁是一个执政失误的“标本”

  嘉禾人在反思“拆迁事件”带来的教训时,上至党政要员、下到平民百姓几乎一致指向一个症结:残局源于从一开始就存在的种种错误决策、方法。商贸城项目可谓是一个基层党委、政府执政失误的“标本”。

  在这次拆迁风波中,最令人心痛的是政府与群众的关系几乎处于冰点,群众从不信任政府演变为对立和对抗。

  4月26日,拆迁户陆贵生的父亲陆水德因“妨碍公务、暴力抗法”被拘留。“我父亲不过是代表老百姓反映拆迁中的问题,何罪之有?更何况商贸城拆迁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哪里来的妨碍公务、暴力抗法?”陆贵生说,“如果不是媒体曝光和调查组的介入,也许我父亲至今还在看守所。”

  “在拆迁的问题上,政府、开发商和拆迁户是平等的,没有解决我们的问题,他们凭什么强拆我们的房子。”拆迁户李涌泉至今仍愤愤不平。

  “政府错就错在不讲法。”刘日丽说,“说老实话,拆迁时干部们确实做了很多工作,但一遇到阻力,他们想到的不是通过协商解决争端,而是强拆、抓人。这样下去,不出事才怪。”

  商贸城项目上所体现出的执政理念和执政方法上的失误,也正在成为嘉禾干部们反思的核心。

  在整个商贸城项目的立项、规划、拆迁过程中出现了种种严重违法违纪的行为,但整个嘉禾县党政领导班子中几乎听不到一丝“杂音”。正是在这种一片“叫好”声中,嘉禾县挂出了“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的“文革式”标语,推出了“四包两停”的拆迁“株连政策”。商贸城拆迁就像一列全速行驶的火车,刹不住车。

  嘉禾县县委副书记童成功提到,整个项目从规划立项到实施拆迁的过程中,县里大大小小的会议总是“定性”的会议多,研究的会议少。往往是会议一开始就先将项目认定为“程序合法、手续到位、补偿合理”,剩下的就是要求下面“一往无前、义无反顾、坚决推进”。在嘉禾党政领导的心目中,只要自己没有搞权钱交易、代表的是“大多数人的利益”,“底气就应当很足,腰板就应当很硬”。

  原嘉禾县城关镇党委书记、商贸城拆迁协调办公室副主任,在“拆迁事件”后受到处分的雷知先告诉记者,作为决策的执行者,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项目究竟合不合法。“连怀疑都不敢。”雷知先说,“我所想到的就是如何完成上面交办的任务,如何做到政令畅通。谁知道最后的调查结果是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违法违规,这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嘉禾之“痛”——背离科学发展观的一个反面教材

  事实上,从嘉禾党委和政府的本意来说,商贸城项目是一个发展当地经济的“利民项目”,但是搞得民怨四起。嘉禾之“痛”表面上看是因商贸城拆迁而起,但其实质是逆科学发展观而行收获的苦果。

  “拆迁事件虽然暂告平静,但它给嘉禾带来的影响也许10年都无法消除。”嘉禾县一位干部说,“拆迁背后其实是落后地区发展之痛,比这更痛楚的是我们没有按照科学发展观找到嘉禾发展之路。”

  在采访中,令记者感受最深的是嘉禾干部、群众对于发展的一种强烈的“饥渴”。

  地处湘西南偏远地区的嘉禾县1998年成为郴州地区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的一个“小康县”。而“小康县”的光环并没有给嘉禾人带来自豪感,相反使他们感到尴尬。时至今日,这个“小康县”尚无一条高等级公路。2003年县委经济工作会议上,嘉禾县委领导宣布:在全(郴州)市经济社会发展的42项综合评价指标中,嘉禾县有24项指标落后于全市平均水平,其中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率列倒数第一。嘉禾全年可用财力仅9000多万元,却要养活8900多人的“皇粮大军”。从1998年至2002年,嘉禾县每年年底都要从外面借钱才能按时发放干部工资,度过“年关”。

  嘉禾县党政班子成员在反思拆迁事件的深层原因时,无一不提起这一系列嘉禾发展背后的“生存危机”。但是,背负着发展之重,嘉禾县对于发展的追求被异化成为一种躁动甚至是盲动。

  在一段时间里,“项目上,干部上;项目下,干部下”成为嘉禾发展的“至理名言”,各级干部忙于形形色色的“招商引资”中无法自拔,嘉禾干部中流行的发展观点是:“嘉禾的处境就像一个被重重围住的水盆,如果没有一些政策上的优惠打破‘缺口’,就无法形成‘洼地’,资源也无法流入嘉禾。”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群众的利益被漠视,商贸城项目一路违规上马,最终陷入失败的境地。

  随着国务院处理决定的下达,嘉禾“拆迁事件”暂告一段落。但是,在欠发达地区如何正确地处理发展的“饥渴”和树立科学发展观的关系,考验着嘉禾的新领导班子。群众期待着他们给出满意的答案。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