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政策法规案例数据库政策解读税费专题法律论文合同文本房产名词问题咨询

文件题目

湖南嘉禾拆迁事件:集体滥用行政权的标本

作者】【转载日期】【失效日期

 

湖南嘉禾拆迁事件:集体滥用行政权的标本

对于偏居湘西南一隅的嘉禾县,这是继2000年高考舞弊事件之后第二次“令人瞩目”。

而这一次,因使用非常手段野蛮拆迁,湖南省嘉禾县县委书记周余武、县长李世栋以及他们的多名幕僚被认定集体滥用行政权。

最近一年多来,因各种原因挨板子的各地党政官员,包括引起被拆迁户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地方,均没有被上升到如此高度。

6月4日,国务院第52次常务会议同意此前由建设部牵头对嘉禾拆迁事件所做的调查结论和湖南省委、省政府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决定——

责成有关部门按规定程序撤销周余武中共嘉禾县委委员、常委、书记职务;撤销李世栋中共嘉禾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职务,并依法撤销其县长职务;给予李水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其引咎辞去中共嘉禾县委副书记、嘉禾县副县长职务;给予中共嘉禾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贤勇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给予雷知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嘉禾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县长助理、城关镇党委书记职务。

周贤勇兼任珠泉商贸城协调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长,或许正因为一直冲在最前线,他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比其他几个主要领导严重得多。根据有关规定,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官员,其担任的所有党政职务自动撤销。周贤勇在留党察看的一年期间不得担任任何领导职务,只能作为一般科员使用。在一年期满后,恢复党员权利,方可担任新的职务,但不能超过原来的级别,受限时间为两年。

记者在嘉禾采访时了解到,被处理的5人中,原县委书记周余武和县长李世栋都是郴州人,其他三人均是嘉禾本地人,暂时无其他去处。

当记者拨通周贤勇的手机时,他说在住院。“这件事已经处理完了,我不想说什么!”随即挂断了电话。

在郴州市区,记者通过电话向周余武提出,希望听听他对干部问责制的看法。此前,嘉禾县委有关人士说,周余武很健谈,属于“有想法”的人。

然而周余武在电话中说:“我现在老老实实在家看书、学习。”

据了解,周余武、李世栋都是40多岁。周余武此前担任过湖南省永兴县县长等职务,2002年5月调任嘉禾县委书记。嘉禾在拆迁中提出,“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没想到,这个极端的标语却留给了周余武等几名官员自己。

郴州市委一位部门领导说,由于处理决定刚下达,对周余武、李世栋等人尚未任命新的职务。而即使被任命,也要低于撤职前的职务级别,且在两年之内会受到提升的限制。

离开嘉禾时,记者在“珠泉商贸城”现场看到,尽管到处都是被拆毁的残垣断壁,但“商贸城”仍在施工。根据国务院调查组的意见,考虑到目前的现实,“商贸城”项目在完善各种手续,责令开发商按标准补足地价后,将继续实施。

不过,县委一位官员感到忧虑——整个项目分为3期,现在仅仅是一期工程,还有30多户未拆迁,也不可能采用以前的极端手段,所以,补偿就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补少了,这30多户肯定不会拆;补多了,前面的拆迁户不服,必然带来连锁效应。至于二期、三期项目,“现在谁也不敢想象。”这位官员说。

几乎就在上述处理决定下达的同时,有关部门任命郴州市水利局局长曹建平、郴州市发展划委员会副主任刘慧雄分别担任嘉禾县委书记、副书记,并提名刘慧雄为县长候选人。

虽然新官已经到任,拆迁事件逐渐降温,但此事对嘉禾带来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特别是当地党政干部在群众中的形象和威信。在嘉禾采访时,记者接触到的嘉禾本地官员大都噤若寒蝉,极力回避。宣传部的一位主要领导说,嘉禾现在成了集体滥用行政权力的标本,成了全国的反面教材。

但愿嘉禾下一次出名不再是前两次的形象。(郭国松)

《南方周末》 2004年07月08日

浙ICP备05044035号关于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